真实案例

气功治病是不是科学?拿疗效来印证,拿事实来说话!

      智能气功治病有自己练功治病和由气功师发气治病两条途径。其机理都是立足于调节人体内气,使之充足、通畅,生化正常。不同的是,一是自己练功,一是靠他人发气。若两途结合起来,效果会更为理想。智能气功治病是一种先进的、高超的医疗技术。首先是经济、无副作用;第二是治病范围广,且对疾病呈现双向调节,对人的身、心起到内外兼修作用;第三是见效快、疗效高,符合多、快、好、省的原则。但是,智能气功治病也不是万能的,因为影响气功治疗效果的因素有诸多方面,既不能神化,也不能简单化。(严格来讲,气功对病不是治疗,而是调理、疏通经络气血,使人体的功能恢复正常。)

       丹玉琴(左)60岁,陕西人,患宫颈癌,练功、调治48天痊愈。郑玉华(右)53岁,江苏徐州市人,患糖尿病,练功、调治46天痊愈。中间是许文老师。



许老师在唐山市丰润智能气功康复中心和痊愈的学员合影

       张正喜(前排左4),山东人,患胆结石,练功、调治50天痊愈。陈淑荣(后排左1),吉林梅河口市人,患直肠、结肠多发息肉,练功、调治40天痊愈。王霞(山东青州市人),患红斑狼疮,练功、调治50天,取得显著效果。一排右四是许老师。



许老师在唐山市丰润智能气功康复中心带的康复班

        喻点翠(二排左1),安徽合肥市人,患左肺癌,转移至乳腺和手臂,7月3日到康复中心。其练功非常刻苦,8月22日到唐山市煤炭附属医院做CT检查,未见异常。王彩萍(二排左4),安徽马鞍山市人,患视网膜脱落,刚到时看不见东西,入学五天就能看见了。练功、调治45天,视力基本正常。程宗华(二排右2),安徽蚌埠人,患腰椎增生、坐骨神经痛、支气管炎,7月5日入学后,不到10天这些疾病全部痊愈,效果神奇。梁青云(三排左1),湖北宣恩县人,患青光眼,经50天练功调治,视力恢复正常。周凤珍(三排左5),湖北孝感市人,患过敏性哮喘,经40天练功调治,哮喘消除。李文明(四排右3),湖北宣恩县人,双肾结石,右肾囊肿,经46天练功调治,双肾结石全部排出。任立文(四排左1),内蒙扎兰屯市人,双肾结石、左输尿管结石,经46天练功调治,全部痊愈。李成(五排右3),武汉市汉阳人,患左肺结节病变,右肾囊肿,左肾多发结石,高血压2期,经过50天练功调治,除高血压外,其他全部痊愈。



许老师抱着陈晓光在海口桂林洋

       陈晓光,男孩,两岁半,家住海南海口市金盘,患先天睾丸导管闭合不全。海口最著名的儿童医院医生断言:吃药打针不管用,只能做手术。2009年3月8日来该“中心”时,肉眼可见其右侧阴囊内充满积液,肿大。发气治疗52天(最多时一天发气4 次),经彩色B超检查完全恢复正常。智能气功认为,只要气血充足、通畅,后天病、先天病都是可以治愈的。



姚子实和万克兰老两口在海口桂林洋

练功的收获

       我们是河南商丘市人,2011年3月5号来到海南智能气功中心的。我叫万克兰,来之前因患有心肌缺血症,每天需3次服“复方丹参滴丸”,每次10粒,早晚两次外加“倍他乐壳”各一片,得以维持身体的正常需要,所以来时带了不少药。练功一个星期后,心慌症状有所缓解,就开始试着减量,先按三分之一往下减,这样坚持10天左右,感觉身心轻松,又减去三分之一,之后仍感身上有劲,精神也不错,观察几天,一直觉得正常。到了25号,也就是练到20天的时候,药物完全停服,整个人比练功前更有精神。一个多月后,我和老伴随团去三亚旅游,赵老师嘱咐我一定要随身带药,谨防万一。我们在三亚非常开心的玩了3天,一粒药也没吃,我感觉我是彻底好了!

       我老伴叫姚子实,两年前患老年皮肤瘙痒症,经多方治疗效果均不理想。主要症状是:头部有肿块,又痛又痒,背部有红点,一片一片的,腰部也有,每天都要洗、擦、抹,麻烦得很。几年来花了不少钱,吃了不少苦,非常苦恼。他在这里练功的第三天,就开始不抹药了。现在头上的肿块已经结疤,身上的红点开始消退,口服药及擦洗的药全部停用。感谢智能气功让我俩晚年有个好身体,也感谢许老师、赵老师他们组起来的强大气场,感谢他们给我们方方面面的照顾和帮助。今后一定坚持练好智能功,让全家人受益。      

姚子实、万克兰 2011/5/2



武学妹和陈燕母女两在海口白沙门海边

智能气功给我们带来了健康

       一个月前,我们慕名从桂林来到海口,跟随许、赵两位老师学习智能气功。不知不觉,一个月的时间即将过去,我和我女儿的身体已明显好转。  

      我70岁,多年腰椎劳损、腰椎间盘突出,腰、坐骨神经疼痛,走路困难,来之前,住了一个月的医院,又在家躺了一个月静养,仍然疼痛不已。初到海口,从我们住的宾馆到白沙门公园练功点,500米的距离,我走走蹲蹲要半个小时,一个月下来,我能一口气走到,腰、坐骨神经也不疼痛了;初到时练功,我只能站一会儿,现在一个功法30甚至40分钟都能从头到尾做下来,精神也好多了。

       我的女儿来时,肩颈僵硬、脖子转动不便,起床必须用手扶着头才能起身,练功一个星期后,这些症状就完全消失,现无论怎么睡肩颈都没事了,更神奇的是,她说她双肩长时间背很沉的包也不感到累,换在以前早就肩也疼、腰也疼,过后可能脖子又僵了。

       在这里,我和我的女儿真诚地感谢智能气功,感谢传授功法的许、赵两位老师。许老师夫妻出自华夏智能气功中心,跟随智能气功创始人庞明大师多年,功法正宗、教学有方,让我们非常受益,再次表示感谢。

                                           桂林功友:武学妹 2012.9.1



马庆目先生

练功治病的体会

      我是3月30号来到咱们这个练功场的,来这之前,我患非常严重的肺和气管的病,痰多得吓人。在沂源市的医院里打针吃药都不管用,住院两个多月没有一点好转,是我的大女儿从网上搜索到这个练功点的,她就把我送到这里来了。俺们一来到这里就得到赵老师的热情接待,当时赵老师给我的第一感觉是:这个老师的信息量很大,她一定能治好我的病。练功的第一天,赵老师一开始组场,我感觉到气场很强,我的很多穴位都在动,这增加了我在这里用智能气功治好病的信心。果真这样,才练了几天,我吐的痰一天比一天少了,身体也一天比一天有劲了。我除了肺和气管有病以外,心口里面还有一个很硬的硬块,就跟一个小鸡蛋那么大,这个东西让我很担心和害怕,我想在这个强大的气场里,它是一定能够化掉的。当我练功到了第12天的时候,奇迹开始出现:我不吐痰了,一点也没有了;硬块也摸不到了,化掉了。这让我惊喜不已,连忙给家里打电话说我的病全好了,家人都不相信,我说是真的。第二天,我全家人开车来了,看到我的身体状况,高兴之余都心服口服——智能功真神奇呀!

     我好病的经验就是:对智能功要有坚定的信念,对带班老师要有坚定的信心。 

                                       山东省沂源市 马庆目      2015年5月13日



管志祥在海口桂林洋海边

智能气功治好了我的肾癌

       我叫管志祥,安徽巢湖人,今年46岁。2011年6月我感觉身体酸软无力,已无法正常生活与工作,在家人的陪同下去医院做了检查,确诊为肾癌。这一消息犹如晴天霹雳,全家人的生活陷入了一片黑暗。医生告诉我家属马上手术,否则……。

        我想用气功来治疗,但家人坚决不同意。我给他们讲做了手术也是死,因为术后的复发率太高了!所以我四处寻找智能功练功点,因为没有网络信息,非常难。我的家人在医生的劝导下,想尽一切办法让我手术。一天我爱人说,她联系上了北京的智能气功点。我特高兴欣然顺从了爱人,去了北京。结果到了北京我才恍然大悟,还是手术!气功点的电话打不通!就这样,我糊里糊涂地丢了一个肾。医生说术后养养就好了,但并非如此。半年后,我之前预料的症状全都显现了,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各种疼痛不适都来了,真是一言难尽呀……。又四处求医,不知吃了多少中西药。一次一个中医告诉我最好去练气功。他这一点拨,更坚定了我寻找智能功的决心,因此请朋友在网上找到了一个智能气功点。2012年3月,我迫不及待地去了那儿,开始了我向往已久的气功治疗。第一个月变化不大,因为我情绪不稳,主要是家人也不支持。第二个月在老师的帮助下我逐渐平稳了情绪,积极配合治疗,身体开始一天天好转,两个半月后感觉身体很轻松。回家后,我媳妇说既然好了,就开始工作赚钱吧。俗话说好了伤疤忘了疼,想到赚钱的我早已把老师的叮嘱抛在了脑后,回到了以前的生活轨道。然而好景不长,我的身体又出现了以前的症状,仿佛更严重,吃不下睡不好。我想完了,一个人不能吃饭了不意味着等死吗?!整天心烦意乱,度日如年。

       可天无绝人之路,我在网上发现了海南智能气功点。马上给许老师通了电话,说了我的情况。许老师说来吧,能练好,而我一再追问许老师多长时间能好,不好怎么办?许老师说没人能给你打包票,你只要相信智能气功是科学,坚信自己一定能好,听老师的话刻苦练功,就有希望,况且智能气功治好了那么多癌症,别人能好,你为什么不能好呢?于是2013年3月我来到了海南练功,当晚在气场里拉气就感觉身体轻松了许多。又经过老师多次耐心“话疗”,我更坚定了信心,努力跟着老师一起练,可我身体太虚了,一动就淌虚汗,浑身像灌了铅一样沉重无比。我真的不想练,就想老师发气。老师说发气可以,但你必须跟着气场练,两条腿走路好的才快才扎实。如果只调气调好,你回家后不练继续劳累,还会复发,到时更难治。的确,这次我就感觉比上次难多了。老师又讲了许多正面反面的例子,让我茅塞顿开,心情豁然开朗,决心拼个网破鱼不死!老师强调我必须揉腹,我还算听话,累也揉,烦也揉。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渐渐地我体会到了揉腹的奥妙,不到一个月我胃口大增,一顿能吃五个馒头或四碗米饭。两个月差不多长了十多斤肉。我乐滋滋地告诉了老师,老师又调整了我的练功,站庄从半小时增加到一小时,揉腹差不多六小时。可气冲病灶反应来了,一天中午站庄后,我感觉恶心,胃难受,老师说不要害怕很快就会过去的。当然老师每天都给我调气。我依然坚持练功,现在非常好,各种不适的症状都全部消失,老师问我: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我坚定的说不用了,一定是好了!自己的情况自己最清楚。我现在皮肤红润(原来贫血,皮肤发黄无光泽),睡得好吃得香,感觉浑身轻松有劲。我每天练捧功1小时,拉气1小时,抻气80分钟,站桩1小时30分钟,揉腹最少3小时。

      智能气功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一定倍加珍惜,听老师的话,生命不息练功不止。同时传播智能气功,让更多人受益!

                              管志祥 2013/6/14


是智能气功救了我的命

        我叫林亚伟,今年62岁,患先天肝肾囊肿。随着年龄的增大和长期的劳累,病情越来越严重:长期严重的失眠;肝囊肿不断增大,挤到了胃,饭都吃不下了,呼吸也困难。因为肝囊肿 太大了,使得整个腹部隆起,平时只穿超肥大的衣服来遮掩。脸色蜡黄憔悴,从不敢看镜子。

       来历甲泉气场之前,去过临沂市和济南市的肿瘤医院,结论都是:回家等着吧。 在全家人陷入绝望的时候,忽然想起智能气功,我们家里有几个人都练过智能气功,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于是便在网上查找智能功的练功点。当找到赵老师在济南历甲泉的练功点时,我老伴激动得一把抱住我说:“你有救了”! 第二天我们就收拾衣物来到赵老师这儿。其实,在刚上车还不到一小时我就坚持不住了,整个身体非常难受,坐也坐不住,站也站不了,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当时的难受,心想算了,医生说等着就等着吧,死就死了算了!我跟儿子说不要去了,开车回家。旁边的老伴一直安慰我,说坚持一会就到了,到了气场就好了。从家里出来,坚持了三个小时终于到了历甲泉。当晚赵老师就给我发气调理,当时我就感觉到整个腰和脊椎就像有一根棍子把我撑起来了,腰有劲了,能坐起来了,原来只能半躺着的。赵老师教我揉腹功,睡前都要揉500次,我很认真地超额完成。第二天晚饭后,我跟老伴出去散步,竟然不知不觉的走了七八百米的山路,这是我做梦都不敢想的事啊,昨天从沙发上站起来都很困难的我,今天走这么远竟不知道累。

       我是一个听话的学生,老师怎么教我就怎么练,每次我都很认真很恭敬地练。半个月后,儿子开车来接我们到济南市里玩,走了很多路,当天还是感觉有点累;一个月后又出去玩,这次不但不感到累,而且感到浑身轻松,听到音乐就想跳舞,好像回到年轻的时代。现在,我能吃能睡,困扰我四十多年的失眠解决了,抑郁症消失了,肚子小了很多,能摸到肋骨了,脸色红润了,感觉自己变得年轻漂亮了!

        谢谢智能气功,谢谢赵老师把我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谈几点练功体会,也许对大家有所帮助:首先深信智能气功能治好自己的病,坚信老师能够帮助自己渡过难关;其次,要刻苦练功,苦练加巧练,多练老师教的有针对性的治病方法;第三,正确对待练功反应,有疑问要多问老师。

  根据山东省临沂市林亚伟口述整理。2015/8/9                              


  汪斌的病为什么好得这么快?

       汪斌,香港人,患严重鼻炎,每天早晨吐出的痰里都有血,其非常担心此病已转成癌症。他的心理负担很重。电话联系时我问:“你做过检查了吗?确诊是鼻咽癌吗?”他说没有去检查,但是问过他人,自己这个情况是鼻咽癌的早期症状。我理解,他非常害怕从医生哪里得到“癌症”的结论。常人认为,得了癌症就意味着死亡,所以他不敢去检查。他问我:气功能不能治好?我肯定地说:可以的,你来吧!

        他2016年11月25日来到我们气场,接触谈话得知,他只有40多岁,家里有老母亲,有妻子和正在上大学的儿子。他得这个病家里人都不知道,他不想让他们知道,不想让他们跟着自己忧心忡忡。谈起这事,眼里含着泪花,可见他的心理负担是何等重。因为单位人手紧,不好请假,所以只请了一个月的假。了解之后,我们确定了治疗和练功的方案:话疗、调理和针对性的功法。他没练过气功,没有基础,不了解智能功。三天后的早上,跟我们讲:老师,都三天了,没有感觉也没有效果。这说明了他的心很急、很重,我们又得跟他讲智能气功治病的道理,消除他的“心病”。到了第五天,他高兴的说练拉气时能感觉到气了。第十八天开始出现气冲反应,不断的打喷嚏流鼻水。气冲两天后,他说吐痰少了,痰里的血明显的淡了、薄了。12月17日早上,他说没有痰了,鼻子里边的病好了!18日离开海南回香港上班。

       汪斌这个病只用了23天,为什么能好得这么快?一、他相信智能功、相信我们这个气场。二、他相信老师,所以老师话疗时发放的信息他能很好地接收;他对老师虔诚,老师给他调理时输送进去的能量、信息能很好地发挥作用。三、他练功很用心很刻苦,不明之处及时请教,他自己说:我一天练九个小时。四、主动运用意识收气攻病。

2016、12、20.


练了中医气功,我的身体越来越好

        大家好,我叫薛凤英,家住海口市,今年54岁。19岁那年开始出现失眠,开始不怎么重视,后来越来越严重,造成了焦虑、抑郁、恐惧,高血压伴随着头晕耳鸣。最近这几年又患上糖尿病。睡不好,吃不香,全身无力,整日无精打采,身体越来越糟糕。特别是出汗很多,白天出汗,夜里也出汗,无法控制,出汗后整个人都瘫了。各种药吃了近20年,原始点也去做了两年了。凡是家人认为好的方法、好的药都用过了,身体的健康状况还是老样子,没什么变化。真的是很无奈、很绝望。今年5月,有个朋友告诉我,练中医气功效果好,她简单的教我练习揉腹和抻气,我带着试试看的想法练了几天,感觉有些效果,于是我就请朋友帮我把赵老师请到我家里来。当我把我的病情告诉赵老师后,老师说:你这个病不严重,只要认真练功,加上老师的调理,很快就会好起来的……。老师的话让我充满了一些信心。当我把我要用中医气功治病的消息告诉我的朋友、姐妹们,他们都一致反对,认为吃了那么多年的药都好不了,气功能治得好吗?骗人的,千万不要上当。可是我爱人、儿子都表示支持我练气功,支持让老师给我做气功调理。试一试嘛,反正没什么好办法了。就这样,从5月17号开始,赵老师或者许老师,每天下午都到我家里来教我、带着我练功、做调理。一开始,由于我没力气,站一会就感到很累,所以只能练几个简单的、有针对性的小功法。练抻气,开始只能抻5分钟就累得不行,大汗淋漓,只能练一会歇一会,再接着练。每次结束后,老师都要布置课后练功作业,然后让我填写前一天的练功感受和效果。我每次都是努力的超额完成作业。随着练功和调理的深入,我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起来,练功量也逐渐加大。我现在抻气能练40多分钟,揉腹也从刚开始的300次到能揉2000次。练功一个半月后,我身体上的各种不良症状几乎全部消失了。如高血压、焦虑症彻底好了,头晕耳鸣好了,自汗盗汗好了,治糖尿病的药减了三分之二。

       现在睡眠好、精神好,有力气,什么事都可以做。没病一身轻,自由自在。家人都很高兴,带我出去旅游一个星期,刚回来。

       在这里,我要感谢许老师、赵老师教会我这么好的气功功法,我相信,只要继续坚持练功,身体一定会越来越好的。

    薛凤英 2017年8月18日


中医气功使我重生

       我的名字叫邹惠珍,今年50岁。首先要感谢庞老师编创的中医气功,感谢许老师、赵老师的指导,让我认识和习练神奇的气功,挽救了我的生命。

        我五年做了三次手术,2013年甲状腺肿大,左边的切掉了,2014年复发,我又被切了一刀。去年5月份我感到胸闷,力气不足,失眠多梦,我的身体也随之越来越不如从前,我意识到身体又出问题了,于是我东奔西跑乱投医,吃了很多药,没什么效果,后来去海南医学院附属医院,检查出了令我吃惊的结果——乳腺癌。我从没想过自己会这么的不幸,当时我哭了,心情难受到极点。我听医生的话,做了手术,做了一次化疗。第一次化疗后,我的身体承受不住了,每天度日如年,脾气也变得暴躁,每一天我的生命好像随时会死掉,在死神面前我一次次的挣扎,每天都要吃一大把药。全身疼痛无法入睡。或许是老天的可怜,去年8 月的一天早晨,我拖着疲惫的身体来到公园,看到好些人在锻炼,就问了一位师傅:练哪一种功法能够治病?那个师傅指着不远处正在锻炼的人说,那是许老师,他在练气功,你去问问他。当时许老师正在练功,不好意识去打扰人家,就在旁边坐下来等,一直等到许老师练功结束,才跟老师说明了我的情况。老天待我不错,我终于有福气接触到中医气功。我到老师的家里,在许老师和赵老师的帮助指导下,一点一点的学,一步一步的练,第三天就有了气的感觉,叫气感。身体也有了一些好的变化,睡眠改善一些,有精神,走路也有力气了,练功的兴趣提高了。我就此和中医气功结下了这份缘,慢慢的坚持了下来。谁也没有想到我化疗了8次,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能恢复到今天这种状态,去医院时,连医生都惊呆了。像我这样的,没有几个人能活得下来的,更何况恢复到像今天这样的我:现在我完全停止吃药了,身体比以前还好,胖了十多斤了。如果一开始我就认识这种气功,我就不会有之前那么多的病,也不会承受那么多的痛苦;如果我只是单纯的听医生的话,化疗和吃药,就没有了现在的我,多少人因为这个病走了,我想用实际行动去救和我一样不幸的人,想让更多苦命人得到重生!所以,我总是主动地介绍一些患者加入我们的练功队伍。

        中医气功为什么能治疗这么多的病,甚至获得神奇的效果呢?人体患病是由于气血不足或者气血运行失常而招致各种生命功能失衡。练气功一方面可使气血充足,一方面可促进气血畅通,达到“气血流通,百病不生”,“正气存内,邪不可干”的目的。

        再次感谢我的老师,希望这种气功能发扬光大、帮助更多的人解除疾苦;让我们都有个好身体,健健康康才是我们最大的幸福。

                              邹惠珍   2017年8月17日  


我与中医(智能)气功

林克德

       我与中医(智能)气功说无缘又有缘。

       我向来对自己身体很自信。从小至今极少感冒。2015年已退休十多年的我还参加了海南省老人运动会(老人气排球比赛)。多年前,有位老同学看见我瘦弱就推荐我学习中医气功,我不以为然!

       然而,至2016年底,我感到胃有点不舒服,饭量减少。这种现象不到一个月,我到海南医学院附属医院一检查,结果是:胃癌,立即全切除手术!术后感觉尚好,想吃能睡。但按治疗程序:手术后需做几个疗程的化疗!我选反应较轻的吃药疗法。我吃完了四个疗程的药后,那手术后的良好感觉全无了。见食物就恶心,吃的药比吃的饭还多,此时走路,说话乏力。体重减轻了近20斤!我觉得如此下去就很很危险了!此时,原劝我学中医气功的同学又引导我学气功!就在此别无选择的情况下,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同太太于2017年5月17日到海口市海甸岛万福新村,许文赵春灵老师夫妇家学习庞明教授的中医(智能)气功!我俩到时,已有从马来西亚吉隆坡来的冯老师和一位海口市的小师姐正在他们家里学习气功!

       我们每天上午9点至11点钟跟着赵老师做捧气贯顶法,三心站庄等功法。中间休息时间,两位老师还经常给我们讲了不少的中医气功的理论知识,引导我们学习庞明教授的有关中医气功学的书籍。同时,每天还布置回家后的作业即做揉腹功法,每天至少揉腹三次,每次揉的次数由少至多,每次约30分钟。第二天,他们首先检查作业完成的情况及身体的反应。如此,约15天后,我却感到大小便困难:小便疼痛,有血污,大便时,似乎要转几个弯才到肛门排出。还常做莫名其妙的噩梦!我把这情况跟两位老师说后,他们很坦然地说:“没关系,这是 练功反应,过后就好了!”果然,约一星期后我的大小便比以前好多了,正常了!

       本来,我对气不很敏感,别人感到有气,我却没有。但当两位老师每天先后给我调气,贯气时,我都有很强的气感,身体发热!这说明两位老师的功力是很强的!

       我们在两位老师家学功,治疗效果明显。仅一个半月后,我就把所有的药物丢了!如今见到食物就想吃,还能睡!此外,以前我患有前列腺肥大症,现在症状消失了!

       我与中医气功的缘分既偶然又必然,而能与两位老师结识是我此生的福份。是中医气功给我第二次生命。我非常珍惜这种福份。现在,我坚持天天练功,雷打不动!

       我希望许赵两位老师在中医气功方面更上一层楼,有机会为更多人治疗服务,造福于民!

                                                                                                        2018年5月16日书于海口


  难忘一九九七……
——一个白血病患者受益智能功康复后的自述

陈雄

        1997年,是令世人瞩目又使我终生难忘的一年。

        那是一个怎样的日子啊。6月30日,全世界炎黄子孙都沉浸在喜迎香港回归、欢庆祖国统一的巨大喜悦之中。美丽的上海更是花团锦簇、彩旗飘扬,成千上万市民在街上,在广场上,以各种各样的形式庆祝这一盛事。而此时坐在回家车中的我,头脑却一片空白,什么感觉也没有,只有睁大眼睛拼命地看着外面繁华的大街、热闹的人群、飘扬的彩旗……我请司机把车开得再慢一些,唯恐以后再也看不到这个世界了。这时我才深深地体会到拥有健康并不等于拥有了一切,但失去健康却等于失去了一切。

        我是1996年4月因全身无力、牙龈出血不止,被医院确诊为急性粒——单核细胞性白血病M4的,这一无情的诊断犹如五雷轰顶,使我陷入深深的绝望之中。事业还刚刚起步,生活才刚刚开始……我简直无法接受这一残酷的事实。但是看着亲人焦虑的目光,听着医生善意的安慰,理智告诉我必须 迅速振作起来,积极配合医生的治疗。我期盼着现代医学能帮我创造奇迹,并对此充满了必胜的信心。

        当时的化疗方案是请中国血液学学会的丁训杰教授(终身教授)亲自主持制定的。随着化疗剂量的不断加大,我通常的化疗剂量已达到了常规剂量的20倍,而化疗的毒副作用也一次次的加大了,恶心、呕吐越来越厉害。记得最多的一次从下午2点一直吐到晚上9点,共吐了37次,连黄胆水都吐出来了。尽管如此,效果还是不理想。为了尽快好病,每次医生制定化疗方案,我都要求医生把剂量再加大点,再大的剂量我都受得了,只要能迅速缓解,尽快好病。化疗方案几乎请遍了上海血液界的名医,如上海仁济医院的欧阳教授、曙光医院的吴正祥教授、华山医院的谢毅教授等,但是每次血液及骨穿化验结果都令我非常失望,幼稚细胞始终在40%左右。大剂量的化疗不仅使我的头发全部脱落,体重也降到55公斤。并且稍不注意,就会引起感染发烧, 最高时烧到41.2度。而高烧烧到39度以上是常有的事。

         正在这时,一个全国性的血液交流会在上海召开,许多医生建议我试用一种由意大利进口的药物——去甲氧柔红霉素,每针10mg,7100元左右。与此同时,朋友给我介绍了智能气功,并给我买来《智能气功科学》杂志和庞老师讲的《如何运用意识》的磁带,劝我赶快到华夏智能气功康复中心练功。遗憾的是我没有选择智能气功,因为我已经把赌注下在了医学专家和进口药物这边。就这样,我试用进口药物化疗了一次,化验时骨髓、血象中的幼稚细胞由原来的40%下降到了6%左右。为了乘胜追击,我又要求医生给我连续用了两个疗程。前后一共用了9针,但化验结果幼稚细胞始终保持在6.5%左右,再也下不去了。教授们又建议我做骨髓移植,费用约30万左右。由于没能配到型号相同的骨髓,只能做自身骨髓的移植,费用约12万,但是风险很大,因为在移植时要进行超大剂量的化疗。而且白细胞要杀到零,一旦感染控制不了,就会葬身手术室。尽管这样,我还是决定再去搏一回。我转到了上海市华山医院血液科无菌室,作骨髓移植前的观察治疗。在华山医院治疗了2个月后,幼稚细胞不但没减少,反而由原来的6.5%上升到12.5%,这么高的幼稚细胞即使进行骨髓移植,也没有什么意义了。此时我才清醒地认识到,最权威的医学专家对我的病也是束手无策了,我期盼的医学神话不可能在我的身上出现了。一时间对于美好生活的种种回忆与憧憬电影般地在我的脑海中闪动着、变幻着。我多么渴望活下去,但是靠痛苦的化疗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呢?等待我的又将会是什么呢?在对治疗完全丧失信心的情况下,在那个不平凡的日子,我不顾家人、医生的竭力劝阻,执意出了院。我宁愿死也不愿再这么痛苦的活着。至此,我的医疗费用已经超过了40万!

        就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我不禁又想到了智能气功。我重新找出了被我扔在角落的智能气功书籍和磁带。在其中一盘磁带中,庞老师讲到了几个癌症患者通过习练智能气功重获新生的例子,其中老师讲:“只要你现在还没死,只要你每天总拼命地练,病再重都有希望好”这段话,我反反复复听了30多遍,最后终于决定到智能气功康复中心试一试。1997年7月5日,是我最为难忘的一天。那天我在家人的陪同下来到了华夏智能气功康复中心,亲眼见到井然有序的教学秩序,听到同道们嘹亮的歌声、老师们深入浅出的话疗,亲身体会到和谐欢畅的大气场,意识与病也就渐渐地脱了钩,信心也更足了!真可谓“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一个医学奇迹出现了!

        来“中心”后的第二期,我血液中的幼稚细胞就降到了1%,到第三期末时血液中的幼稚细胞就没有了,白细胞由原来的2000个/mm立方上升到7200个/mm立方,血色素由5.8克上升到了14.2克,血小板由12万个/mm立方上升到27万个/mm立方,血液已完全正常了。与此同时,体重也升到了75公斤。10月23日,经唐山市人民医院骨穿化验,血象、骨髓象完全正常!拿着这张期盼已久的化验单我欣喜若狂。唐山工人医院知情的医生看了我的化验单很惊讶,问我是在哪家医院治好的?我的回答是:哪家医院也没能治好我的病,是智能气功挽救了我!

         能在短短的3个半月时间运用智能气功这个法宝,攻克医学界束手无策的绝症——白血病,我觉得坚信大气场的巨大威力,正确运用意识是关键因素。我在“中心”已整整5期,至今开合拉气、练捧气贯顶法仍没有气感,任何老师给我发气我也没有感觉,但我坚信气已贯入体内,并正在发挥着巨大作用。练捧气贯顶法时我就想:我就是庞老师,我调动混元气的能力最强,我一收,气就“哗哗”地收入体内,营养我的骨髓,充实血液。古人说,“若要骨髓洗,先从站桩起”。在练三心并站庄时,我就想着我的身体尤如一棵参天大树直插云天,两腿尤如树根吸收养分一样源源不断的吸收着灵通的混元气。组场调气治病时,就想着我的身体是一台功率巨大无比的吸气机,无论多么远的混元气都能在瞬间被我吸入体内。在此我要对那些练功气感不明显的同道们说:“没有气感或气感不强也不要紧,要坚信智能气功的大气场一定能治好我们大家的病。”在练功过程中,我也出现了气冲反应。来后不久,左耳外侧就流脓流血不止;一个多月后,两腿又开始变粗变肿。由于我对气冲反应已经有了足够的思想准备,所以也就不去管它,照常练功,反应过后,体力也渐渐恢复过来了。

        我将矢志不渝地坚持练好智能气功,努力学习智能气功科学理论,用智能气功的思想来统帅自己的生命活动,立志做一个身心完美的真正的智能功人!

        难忘一九九七,让我不幸,又让我万幸。

      (作者地址:200062 上海市曹杨二村289号704室 )


从一百多天的昏迷中醒来的经过及感触

——戈世平 (原安徽省铜陵市市长,现为安徽省合肥市市委副书记)

戈世平同志的爱人及其本人在康复中心开学典礼上的发言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编者按:本文是安徽省人大常委会机关工作人员程晋荣同志今年6日在康复中心康复一部开学典礼上的发言。程晋荣同志的爱人戈世平(男,46岁,原安徽省铜陵市市长,现为安徽省合肥市市委副书记。)于19975月患病毒性脑炎,在上海XX医院求治无效,生命处于危急状态,经智能气功调气治疗,病情逐渐好转,而后出院回皖。今年8月为巩固疗效,夫妇俩来康复中心学功,经26天的练功锻炼,戈世平同志的身体已全面恢复,健康地走上了工作岗位。

       戈世平同志的爱人讲话:

       我是安徽省人大常委会的机关干部,我爱人戈世平去年元月份上任铜陵市市长后,因一次偶然的病毒性感冒引起了病毒性脑炎。到安徽医学院附属医院治疗,开始几天神志还恍恍惚惚,至5月5日就进入昏迷状态。治疗两个星期后,仍未摆脱昏迷状态,还伴随全身抽搐。后来又进行抗病毒、抗菌等对症治疗,也没有什么好转。

  由于省领导的关心,我们很快于5月20日转到了上海××医院神经病科。该院医生进行了紧急会诊,专门成立了一个医疗抢救小组,华山医院的党组书记、院长、各科专家教授都来给他会诊)诊断结果是明确的,主要是病毒性脑炎,设想到持续治疗几天后,病情不但没有好转,反而加重了。当时该医院的党组书记告诉我做好思想准备;随时可能出现意外,他还给我举个例子,说就如房子着了一场大火,烧焦了的木头很难再复原,即或能好也会留下严重后遗症,成为“植物人”接下来短短的时间里,我接二连三地收到一份份病危通知书,心里异常难受,我想到我的爱人还很年轻孩子还很小。这种现实我确实接受不了,因此思想负担很重,二十多天后,病情依然没有好转,当时他不能吃饭,为了维持生命,曾在他身上插了鼻饲管,气息不够,就插了氧气管,针没地方打了,只好全部用深静脉穿刺,在锁骨下两侧及大腿根连续插了五六次,一次次给他输液、进药。后来又插了导尿管,就像一个植物人,对这一切他一点也不知道,而我们只能通过仪器才能测出他的心跳、呼吸、血压。这样持续治疗一段时间以后,大剂量的抗生素引起了一系列的并发症:菌群失调,肝功能、肾功能不好,全身循环都不好,高烧40多度也下不来,大小便失禁,一天几十次。且由于大量使用抗菌素,全身过敏,他从头到脚每一块地方都脱了一层皮。而且不仅血压不正常,呼吸也不行,医生被迫要给他做气管切开术。但是种种手段采用了也没有作用。

  就在这生命无望的关键时刻,我们有幸接触了智能气功。上海一位姓梁的老干部在病房住院,看到我们的这种情况很同情,便主动地给我们调气。我爱人主要是病毒影响了中枢神经,从五月份到七、八月份,不仅神志一直处于昏迷状态,而且情绪也非常烦躁,只有用带子将四肢全部绑起来才能安静,有时连绑都绑不住,经粱老师调气后,尽管我爱人还没有醒,但出现了较原来安定的情况。这位梁老师是上海智能功辅导站的老师,他拿了几本《智能气功科学》杂志和书籍给我看,并开导我:“你爱人现在不清醒,对外界一点反映也没有,关键就看你了,如果你相信气功并能主动加好信息的话对他绝对有好处。”又给我讲了很多这方面的知识。当时我将信将疑,不知道气功到底能起多大作用,还是将希望全部寄托在医院里,但在医院已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我想还是试试看吧。就这样调气十多天后,效果确实很好,他比较安静,也能睡眠了。

  上海智能功辅导站的另一位老师也是位老干部,是上海港务局局长,她也劝我别着急,让我坚定信心。后来她给我介绍了丁素娟老师。那时丁老师在镇江。我当时心里很矛盾,到底行不行还得打个问号,最后还是下决心给丁老师打了个电话,只是讲到我爱人身体有点不好,具体情况一字未提。然而丁老师告诉我:“你爱人前一段时间非常危险,经过这一段时间的调气好像比较稳定了。”我当时心里好奇怪:这么远,第一次联系,我也没有告诉她关于我爱人的任何病情,她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这么一来使我对气功一下子有信心了,觉得我爱人有希望了。当时丁老师在电话里对我说:“现在你爱人在睁眼睛,你看他是不是在睁眼睛。”我想他睡了几个月都没醒,怎么喊都没有知觉,怎么可能睁眼睛?可是我一边拿手机打电话一边看,他的眼睛眨巴眨巴地正想睁开,好像在生死线上挣扎一样,面对千真万确的事实,我当时在医院里高兴得不得了。说实在的,那时我和组织上对他的后事都已经考虑了,我曾经给我们省里的一位省长打电话,问她在人地两生的上海,万一有了不愿想到的后果可怎么办?一方面这位女省长鼓励我不要着急,哪怕有一线希望就在那里;另一方面,她说现在都到九十年代了,都是年轻干部,要想得开一点,万一不行,就让我捧着骨灰盒回去。然而,就是在这样困窘和无望的情况下,接触智能功后,仅有十多天的调气,我爱人就逐渐由很危险的状态转入平安状态,病情稳定了、血压、呼吸也都慢慢地恢复了正常,以后连许多药也都莫明其妙地停了。该医院的医生部搞不清怎么回事,他们估计是病情到这时候也该好了吧,就不知道是气功调气的作用。后来了老师亲自到上海为我爱人调气,“中心”的曹鹤芳老师也特意赶到上海为我爱人调了几次气。曹老师第一次去,我爱人还是昏迷不醒;第二次去,我爱人醒了;第三次去,我爱人已下床走路了。当时的喜悦之情真是无法言喻。

  回想当时我们是用担架把他从安徽抬上飞机的,而且由上海方面专门组织了一个医疗抢救小组,把氧气瓶、抢救药品、治疗仪器全部带上了飞机,就怕在飞机上面出现意外;到上海后,上海市委也很重视,救护车就在飞机底下等着我们;到××医院后,医院各方面也都尽力了,从国外进口的药也都给他用上了,给国家领导人会诊的那些专家教授已八九十岁了也请来给他会诊,但都无济干事,就连党组书记和皮肤科、内科、神经科、肺科的医生,都没有一个讲他会有什么好转,会有什么希望,即使好了,也是个残废,是个植物人……到去年8月8日,我已经是连续4次接到病危通知了!然而就是从去年8月8日我接到该医院给我的最后一份病危通知,到同年9月12日我爱人就已睁开眼睛找我要饭吃。短短的时间,能有如此的效果,大家想想,我心里能不激动吗?我爱人恢复成这个样子,谁又能相信他是昏迷了100多天的病人?!然而事实千真万确,这正是智能气功创造的奇迹,是智能气功所展现的起死回生的威力。

  这几个月给我的体会很深,在我接触智能气功的前前后后的时间里,发生在身边的一些感人事迹使我深刻认识到了智能功人高尚的精神风范。在病重期间,除得到丁老师、曹老师的亲自调气外,还得到了庞老师的关心。此外,从去年8月10日开始,一直到我们离开上海,上海的智能气功功友们,一天也未间断地给我爱人发气。8、9月份,上海的天气炎热难当,这些老师都是我们长辈的年岁了,一直连续调气,一天往返几十里地,一分钱不收,一顿饭没吃。我很过意不去,想给他们点报酬,算是交通费,他们也都回绝了。他们说,智能气功纯粹就是为人民服务,造福人类的。回到合肥后,又得到了当地智能功辅导站功友们的帮助和调治。这些使我从内心里非常感激。9月份他好了之后,我对他讲:“你病这么重,是智能气功拯救了你,以后一定要好好练功。”正是因为众多智能功人的无私帮助和智能气功大气场的强大威力,才使得我们在5月20号离开合肥时是抬着担架上飞机转到上海,到12月22日返回合肥时,我爱人戈世平是自己走上飞机,又是自己走下飞机的!安徽的许多领导和我们的亲戚、朋友到飞机场接我们,看到我们走过来了,都激动得流泪了……

  为使我爱人接触一下大气场,我们从今年8月12日来到了“中心”,经过26天的练功和各位老师的调治,我爱人的身体素质又上了一个台阶。

   下文是戈世平同志在开学典礼上的讲话:

     尊敬的庞老师、各位领导和来宾、各位老师、各位同学:

  大家好!

  刚才我爱人把我生病期间的情况向大家作了一个介绍。确实,当时我病得很重,昏迷了有100多天。当时我生病,在我们省里引起很大震动,省委、省政府对我的病很重视,省委书记、省长亲自关心,不仅到医院看望,还亲自打电话到上海市委、上海保健委给我安排病房,安排医生。我的病好了以后,在省里又起很大反响,我们的省委书记在接见外宾的时候向外宾介绍:戈世平同志是气功治好的!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李瑞环同志到安徽视察,我们省委书记在汇报工作的时候也向李主席介绍,说戈世平的病是气功治好的!所以说,我的病在下第四次病危通知时,也是在西医无法救治的情况下,是智能气功救了我!使我有了今天。我非常感谢庞老师,非常感谢曹老师,非常感谢丁老师,感谢众多的智能气功老师,感谢智能气功!来到“中心”后,又得到我们部领导和各位老师的关心和帮助,使我的身体素质有了进一步提高。来的时候皮肤还有些肿,很快不肿了;一开始走路没劲,现在也有动了。在曹主任(指曹鹤芳,“中心”副主任)、赵部长(指赵同顺,康复中心一部部长)的两次集体组场断针试验中,我的针都断了!由于工作关系,明天我就要离开这里,重返工作岗位。在这里,我再次向各位老师表示感谢,祝在座的同学早日康复,早日回到工作岗位,祝我们的老师们长功!

   谢谢大家!

——摘自《智能气功科学》1998年8-10合刊


 

红斑狼疮遇到了“克星” 

——练功2个半月,治愈红斑狼疮

作者:刘向平

  我是山东省平度市热电厂的工人,1991年3月,因关节疼痛,连续发烧,在济南附属医院和南京皮研所检查,确诊为“系统性红斑狼疮”。接着在南京住院三个月,大量服用强敌松和雷公滕等药物,转移因子和丙种球蛋白每星期一次。可是疗效却很不稳定,反反复复总是不见好转。同时,感冒和口腔溃疡也常年陪伴着我。后来又吃过浙江省一位老中医开的中药,据说那药特别灵,但也特别贵,我从1992年6月一直吃到来中心的前几天,可是病情不但没好,副作用却一天比一天厉害,手脚无力、磕睡,一天睡十几个钟头还是困,还造成胃神经反射,到后来甚至于走不动路。几年的光景,我跑了大小几十家医院,中西医见了无数,就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只好回到家里,用强敌松维持。红斑狼疮是医学界公认的难以治愈的疾病。现代医学认为,该病属于人体自身免疫性疾病,可分为局部和系统两种。而我所得的系统性红斑狼疮对身体的危害很大,发展起来会侵害五脏六腑,关节变形、肿大、坏死,大脑病变,牙齿、头发大量脱落,皮肤溃烂,危及生命。我不幸得了这种病,久治无效,该怎么办呢?那时我正是廿四五岁的好时光,一个姑娘家,整天躺在病床上,何时是个头啊!每当听到同事、好友结婚办喜事的消息,心里就很不是滋味儿;再看看父母双亲、兄弟姐妹以及亲友们都在为我紧锁着的眉头,我曾几度想到过死,可又找不着一个名正言顺的死法。就在我百般无奈的时候,突然看到希望。

  今年夏天,在大街上我偶然碰上一位练了智能功的同学,她告诉我智能气功能治疗各种疑难杂症,并建议我到培训中心去学功治病。我回来跟家人一商量,他们都很赞成。就这样我去厂里续病假,厂长跟我说,他刚听新闻,说天津有位老中医专治这种病,让我选择去哪合适。我对医院已经失望了,想也没想就说:“去秦皇岛”。

  1994年7月30日,我来到培训中心。智能气功的大气场真是神奇,我坐火车到中心18个小时的旅途一点没觉得疲劳,到中心还爬了半天山。一期下来,我觉得精神好起来了,有点力气了,就是还好打磕睡,没有出现什么气冲反应。但是我想,既然我在这里挺开心的,就接着练吧。于是我又参加了第3期康复班。开学以后,我总是跟老师说,我都来了两个月了,怎么还没有练功反应呀?老师就从气功治病的理论上反复给我讲解要先把气练足了,然后才能冲病灶的道理,并一针见血地指出了我睡得多练得少的毛病,要求我主动运用意识,紧密地和大气场结合,还苦口婆心地告诫我吃得苦中苦,方得甜中甜。从那以后,老师每天看着我练功,一再给我加码,规定我每天中午不许睡觉,去站庄或蹲墙。

  由于老师们抓得紧,再加上自己思想意识的转变,练功强度的增加,所以这一期结束时,全身力气十足,精神饱满。可我还是觉得气冲反应不剧烈,一直不相信我的这种全世界医学上还没有攻克的疾病,这样就好了。

  当老师对我说:“小刘,你的病好了,去检查吧!”我仍然迟疑着不敢去检查。后来看别人一检查,很多人都好了,我也就于10月17日去医院化验。18日下午结果出来了,化验单上明显地写着:未找到红斑狼疮细胞。奇迹出现了,可我还是有点不敢相信,问大夫:“真的没有了吗?”大夫指着我手里的化验单说:“那不写着吗!”我的泪一下涌出来了。

  我的病好了,老师们高兴得象是办喜事。为了这样一个胜利,他们付出了无数汗水和心血;是他们坚强的意志,强大的信息,象血液一样输入了我的体内,使我获得了一个新的生命和美好的生活。面对着老师们的一张张笑脸,我真想高喊:智能气功科学伟大!庞老师培养出来的德高气纯的老师们伟大!同时也感受到了:经过艰难跋涉,战胜和正在战胜病魔的同道们和我自己也都很伟大!我衷心祝愿智能气功走向世界,造福全人类!

——摘自《智能气功科学》1995年第2期


混元气化掉脑囊虫

赵桂芹口述

  人有旦夕祸福。1995年7月18日,好端端的我突发高烧,两腿发软,不听使唤。医院诊断为脑神经病变。治疗一星期不见效,随即转人辽阳市医院,经专家会诊,得出结论,可能是结脑病(结核性脑膜炎)。经过两个多月的治疗,两腿仍不能行走。后又到西安接受中医治疗,但半年过去了,头仍然疼,两腿还是不听使唤。直到1996年10月,转入沈阳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做核磁共振检查才我到了真正的病因——脑囊虫病。当即住院接受药物治疗。第一个疗程结束后,右眼疼痛难忍,经检查原来是虫子进人了眼底,只好手术将虫子取了出来。医生认真检查了虫子后说:”这种虫子不多见,目前在我们这儿还是首例。——尽量想办法吧。”又进行了一段时间的治疗,症状虽稍有好转,却总是呕吐不止。终于,医生无可奈何地对我说:”能治到这种地步已经很不错了,还是回家养着吧。”

  “养着吧”?!听到这样的话,我们全家都惊呆了。

  庞明老师评述:脑囊虫病是一种绦虫病,属寄生虫病。本来虫子是寄生在肠子里面,但虫卵可以进入肝脏、肺脏等身体的各个部位。她这种情况,是进入了脑子里面。虫卵在人体里面发育会长出包来,包里面有好多的小虫子,虫子越长越大。现在中医、西医都没有解决的办法。用中药治疗只能消一消,有的能控制点儿症状;真正把它全消了,还做不到。

  62岁的我依然珍惜生命,对生活充满了渴望。我太不甘心了——难道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样让“虫子”折磨而死?

  山穷水尽之际,从华夏智能气功康复中心归来的二姐给我带回了智能气功能治各种疑难病症的好信息。于是,1997年11月17日在老伴儿和女儿的陪护下,我来到了康复中心——这也是我生命的一个转机。

  一到”中心”,老师们和蔼可亲,嘘寒问暖,像亲人一样,使我感受到了大气场的温暖,心里热乎乎的。早饭时,老伴儿见我比在家时多吃了一个馒头,高兴地对大家说:“我老伴儿有救了,在这儿一定能治好!”一个星期下来,我的精神好多了,对老师非常信任:老师怎么说,我就怎么做,并且认真学习功理,刻苦练功。

  12月份,借“首届智能气功抗癌明星会”及“第六届全国智能气功科学学术交流会”的强大气场,全体师生团结一致、共同组建起了快速好病的场,向病魔发起猛烈进攻:同学们加大练功强度,老师们则用课余时间给我们贯气,发信息水。部领导也经常组场调气,甚至深人到每个宿舍为我们话疗……我练功也更加刻苦,每天除了正常教学的组场、练功、调治以外,还早起练蹲墙。

  渐渐地,我身体的一切不适症状都消失了:不吐了,头不痛了,两下肢不但听使唤了,而且更加有劲了。12月18日,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一天。经唐山煤炭医学院附属医院核磁共振检查:脑内无异常!

  短短31天!仅仅800元钱!我的脑囊虫病彻底痊愈了。而在医院奔波两年多,花了8万多元钱也没结果。智能气功真是神奇啊!

  庞明老师评述:咱们智能功,一般的瘤子能治好,癌症也能治好,但这些都是人体里面的细胞(癌细胞是人体里面变性的细胞)。而这位同志的病却不同,是外界的生物所致,是在人体里面长出一个囊肿,里面有好多的虫子。要把那层皮化了,还要把里面的虫子化了,把它吸收了……难度是很大的。可是练智能功,就硬是把它化了。同学们认认真真地思索一番,就能感觉到智能气功的大气场确确实实是威力无比。

                                                 ——原载《智能气功科学》1998年第4期总第62期

扫二维码即可关注,期待和您交流!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