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年庞老师的一次讲课

再有就是咱们智能功的练功方法(基本道理)上,我们智能功改变了传统气功那种玄而又玄,讲究实际。咱们过去讲功法也讲过,什么把静功变成动功啦。但是我们这个动功,大家要注意,它是把这个无为的东西、把无形的东西蕴藏在有形的里边了,古人有所谓“借假修真”之说,在《梅花问答》里边也有“借假修真”的问题,一开始你要有返还的意识,你要知道道是虚无的,由这个虚无,再是由虚入实,或由实入虚,两种方法,都是假法。咱们智能功呢,就是把这个假法实化,一开始练捧气贯顶法、形神庄、五元庄,都有具体操作、具体内容,结合着人的形体来做,看起来这落于一法一术、小道,有人说咱们智能功连雕虫小技都算不上,“就那么几个破动作,摆划摆划就完了,那叫气功?”“庞鹤鸣这个功是大杂烩,七凑八凑”,所以在八十年代我们就讲,大杂烩也不错,这一盘菜里面什么都有了,又省钱又省事,实惠。所以我们关键在哪儿?关键就是无形的气,我们要练气要练神借助这个动作来练气练神的,这就是有为之中蕴无为,有形之中蕴无形。咱们这次提出,咱们这次练功要着眼在气。以前我们也讲这个问题,我记得早在石家庄,那时董绍明董老上哪儿去,“鹤鸣啊,你这个情况,练这些动作干什么呀?让大家静坐多好啊”。我说:“董老,你们坐和动有什么区别,我说你坐不是你那个形体坐在哪儿呆着吗?不也是形体吗?你那儿一坐一盘腿,不也得有动作吗?你一坐就没动作啦?你一坐,把身形调整调整,不也有形体动作吗?我说你那个动作呢比我这个动作少了点儿,我说你那是以五十步笑百步,跟我这差不多”。当时我在黑板上写嘛:有为(注:姿势动作)之中蕴无为(注:神意),有形(注:形体)之中蕴无形(注:气)。他一听,“鹤鸣你今天讲这个话我太受启发了,原来我就太执着与静功啊、静功啊”。所以咱们智能功就不那么搞,这就是把这个无形的无为的蕴藏在有形有为当中来,但是你练功的时候你应该懂得,我通过形体动作来练什么,咱们不是为了单纯地练这个形,是要通过练这个神和气来解决形,而这个神和气既有自身的神和气,又有外面的气和神,外面的神不是神仙的神,外面的神就是那个最根本的信息量,即原始混元气,咱们还叫一个气就完了,因为咱们智能功讲精气神都是一个气的表现嘛,就练这个气——最根本的无形的气 。
       捧气贯顶法的每个动作、每一处都要体会这个气,你得有意地去体会它去。这样练起来呢那就事半功倍了。我们把这个神和气和你这个人的生命活动结合到一起,和有形肢体的运动结合到一起,这样来练。不是单纯地练神和气,这个好好在哪儿呢?以前咱们书上没写,今天我就是发挥一下。因为咱们这个形体它就是由气凝聚而成的,形体不同部分的气有不同的特殊性,形体本身是凝聚的比较密集的气,在它的周围有稀疏的气,如果我们把意念和这个形体一结合,结合的很好,那么这个意念就和非常质密的气结合到一起了,它就不是一个简单的周围光流动的稀疏的气了,不是全身流动的这个气了,局部有局部的特性,手有手的特性,脚有脚的特性,心脏有心脏的特性,肺有肺的特性,当你一注意手的时候,意念和这个手的气结合了,这么一结合,结合的很密切,所以让这个神和这个气结合的更密切了而且结合着动作,这一个动作本身它就能够引着气变化,这个意念和变化的气一结合,它是个动态的结合,而且和生命活动结合到一起了,所以这样的作用就更大一点。你若不然呢,一安静,一守气,这个气它自己怎么变化,它是个自然变化动量小变化量小,这一动弹,气变化量大,所以我们用动作和意念结合到一起,集中精神作动作,那本身就要求你意念和形相结合,而且和形的运动过程相结合,这么一来,和那个气的结合度就大了,调动气的作用也就大了,而且不需要搞特殊的运动。我们可以在练功当中认真的体会一下,你可以守着这个胳臂,你不动弹,守着试试,你动动,守着试试,看看感觉什么样子,三心并站庄,手这么呆着,感觉什么样子?然后反复开合,手感觉什么样子?绝对感觉不一样。

那古人为什么说做动作都是小法小术,都是最低层次的?因为古人它们没有拿到这个无为的高度,脑子里面没这个概念,没有“我练的是个虚,道体本虚,我练的是道,我通过形体来练道的”,它没这个概念,它就是练形,就体会形的那点儿气,和周围的气没结合,和根本的气没结合,和意识那个虚无没结合,缺了这么多结合,所以呢他就是仅仅从形体上去练,死于形下,这样的话呢,它就是初级的,那就是小法小术,也就是雕虫小技。但是那样动一动,也能够达到户枢不蠹,流水不腐,锻炼锻炼身体,但整个的把我们的气变化起来,把智慧提高起来,把神练的灵敏起来,就不够了。看有的(不多,不都是这个样子)搞运动的,包括搞武术运动的,功夫很高,身体很健康,可智慧并不行,智慧差点儿,什么道理呢?它就是死于形下,它完全练这个形了。可咱们练呢,不是练这个形,要通过形来练气、来练神,而这个神是虚的,这一点是咱们智能功的最大的根本特点。
      所以我们每次练功之前都要搞八句口诀,很多人就以为这八句话可有可无,就错了。如果练功之前认真的一边念一边体会,一开始练功了就把意念和虚空结合起来,和这个根本大道结合起来了,把后面有形的功就放到无形大道中去练了,这样就是借有形而练无形了。八句口诀是让你体会这个虚无状态,把意念的作用发挥出来,同时要和大自然界的虚无之气结合起来,结合了之后再往身体里边收,收起来再去练功,用收的那种无形无相的气来支配你去练功,所以这一点啊,我们同志们你要认真想,把这个问题能想想想,能悟出点儿道儿道儿来,好,你再练功感受就不一样了。你心里面要体会口令词那种状态,那是一种状态,每一句话都要体会一个状态,认真体会,你感受到那种状态了,好了,那就起作用了。所以这个问题呀,同志们得特别注意呀。进入八句口诀的状态了,再练功的时候,也还保持那种个状态,比如说“一念不起,神注太空”那个状态,练功的时候也还那个状态,就是多一个“推——收——”,“神意照体,周身融融”,一做动作,周身融融这个状态,当你一贯气的时候,就体会“神意照体,周身融融”那个状态,保持那个状态,做起来,这样反复去体会,关键是里边的状态,气的状态。而且我们讲要想外面是个气,想的越浓越好,外面是恍恍惚惚、空空荡荡、若有若无,你得进入那个状态,外面恍恍惚惚,里面恍恍惚惚,这样在这个状态当中来练功去,这就是“三才卵守”,天地人一个卵一样,我们在当中聚起来,如果那个时候,你自己一呼气往外开一吸气往里边收从里边一开一合、一开一合,这就是“天地之间,其犹橐龠(tuó yuè 橐龠 :古代鼓风吹火用的器具)乎?”,天地之间一个大风箱,一开一合,一开一合。如果你没进入那个状态,你怎么也想不着,心量小,慢慢心量大,外面是我们的意识,和气结合上,一开一合,晃晃荡荡就解决问题了。所以要大家在这些方面要这样来认识,我们这个功是对过去的这种混化,把它进一步发展,不是简单的什么都不想,外气进来以后,让它自己化去。我们就是主动地来化它,“不是一有意识就错吗?”,不对,不是说一有意识就错了,“无者离一切相,离一切边。念者,念真如”这才叫无念,我们现在的话呢,无相,念的混元气,念的无形无相的混元气那不是真如吗?这就属于无念啊。“一念不起,神注太空”,这属于无念啊,念的是真如啊,念我们这个混元气。意念和混元气结合到一起了,混元气一开一合,这是符合人的生命活动规律的,这不是错,而是对,这不是一法一术的小法小术,而是根本大法,开合规律是最根本的。所以这一切,我们和古法,不了解的人形式上一看相矛盾,但是我们一剖析它的道理,不仅不矛盾,而且是进一步的向前发展,它自然状态也是这么开合,加上意念强化,不就更强化了吗?符合规律、发挥主观能动作用,那就强化它了,促进它了,如果你违背了这个规律,跟它相悖而行了,当然就是破坏它了,所以我们这儿用意念它是符合自然规律,这就是恩格斯所讲的“自由不存在于幻想中摆脱自然规律而独立,而在于认识这些规律,从而能够有计划地使自然规律为一定目的服务”。我们符合这个规律,运用这个规律,这就对了。所以说学了马克思主义,学了这个哲学,就可以对古人有些东西,你就能够挑挑:那点讲对了?这点讲对了。那点讲错了?这点讲错了。不是说用了意念就不对,你是意念成了妄念,不符合实际情况,离开那个根本道理了,离开那个真如了,那才叫妄念,假的,那是不需要的,符合了真如,是越多越好。而怎么符合?什么都不起念头?不是。六祖讲“一念心善”就行了,一念这个善符合规律,就想善事、办善事,这就对了,从具体做起来就够了。所以我们搞智能功就是这么做,从具体事上按照它的规律去做,这就是掌握了根本大法。我们一个“捧气贯顶法”这么个小小的玩意儿,这里面还藏着符合六祖坛经的搞明心见性练意识的要求,符合我们道家混化天仙的要求。所以懂得这个道理以后再练功啊,来体会体会,意识一重视它,感觉就不一样了。

这个感受就是个慧,就来智慧了,平时练功的时候,草草潦潦,弄弄就完了,那个比划了十遍,也不如这儿比划一手,一手也就是一下,你能体会到一个境界,这是真知。你那比划了十遍,没体会到东西,那你是盲修瞎练,不一样。所以咱们智能功特别强调道理,特别强调理论,道理就在这点上。你要认真去体会去,有了这个道理指挥你、指引你,再这么做,然后你再体会体会,再印证一下。当然你的印证你的感受,会有你的特殊的地方,但大体上应该是相符的,你自己有特殊的地方,你就用笔记把它记起来:“这一点是我的特殊感受”,什么什么情况,一般的有,还有特殊的,那点是特殊的,把它标出来,将来过来一段时间之后,看你有多少特殊的,一练功的时候,你这里边一个整体再一搞起来,那就快了。练功的时候按照我们的要求来体会它,做记录,整理它,把它整理整理形成个整体,你这个知识越系统,在脑子里边它这个整体性越强,发出来的命令它的一致性就符合整体性,咱们叫从整体练练整体性,就这个问题呀。脑子发出命令,整体的,整体起作用,返回去又是整的,里面整外面整,都整了就起作用了。智能功一开始就练外混元,这就是天仙功法里面,一开始要练性功,他们一开始干好事、守着里面;我们智能功呢,为人民服务,这是性功;气,一开始主动练,把两个都向前发展了。
       那么形神庄呢,形神庄就不一样了,形神庄是在练外混元的基础之上练内混元的,它通过形体运动来把里边的气结合起来,而做动作的时候注重意念和形体相结合。但这里边又要注意,我们练形体的目的为了练形体里边的气。胳臂一动光注意肌肉了,你看练体操的,两手侧平举———嘣儿,立掌———嘣儿,那是完全练肌肉、肌腱。咱们可不能那么练,你一定要把这个意念注意里边的那个形体的动作:慢慢一动,那个肌肉一收缩,它慢慢“嘟——”慢慢一缩,他一伸,“嗖——”慢慢一伸,一开始注意它那个肢体的肌肉骨骼运动过程,你把这个注意好了之后呢,这个意念就开始注意里面去了。一开始注意的话呢,就光胳臂会动,哪儿块肌肉动动也不知道。将来同志们你们可以看看咱们那个解剖图,一个胳膊有几块肉,胳臂动弹的时候哪块肉在动弹,一抬腿,腿上哪块肉在动弹,哪块肉从哪儿起到哪儿止的,把意念体会这个,这样一体会呢,你就不是一个胳膊整个动弹,意念就进去了,你进去了如果再注意一下每块肉的情况,这儿有几块肉?这个意念从这个肉的周围转一圈,好了,就把那个肉周围意念冲了一下,气儿就跟着进去了,有了这个基础了,你再深一步体会,就要注意肌肉一动弹,看那个气怎么动弹,它里边那个气怎么动弹,哪儿酸、哪儿胀、哪儿麻、哪儿疼,那是一个感受,但酸麻胀疼哪儿都有气在动弹,体会那个气怎么动,什么样的状态?同志们练形神庄的话,都没那么去琢磨去啊,做个动作,光做动作了,你里边那个肉怎么动弹?体会体会,体会了肉再体会气,这才行,这才是练我们的根本,练了半天,练了好几年,里边那个气哪儿那么一动弹,哪个肉一动弹那个气儿怎么动弹你都不知道,又是盲修瞎练。所以我们练这个功,就不能比比划划就完了,得把意念得渗进去,到里边去体会去,每一个动作都这样认真去体会,意念集中了,意念集中的能力提高了,里边意念感知的能力也就提高了,能感知到了,渗到里边去了,一开始渗不进去呀。象这些东西呀,我们都把古人的东西就是发展了。说庞老师你说的不对,古人有。我说对,有,白骨观——佛家的观法,一开始看形体,看形体以后看成死人,以后胀啊烂啊,以后烂了烂成白骨,这是白骨观,它那不是观气呀。咱们这个要观形,还要观气,体察这个气,咱们讲过神观形、神观气,可我们练功的时候呢,就是没有很好的这么去做,都讲了,但是注意不够。我们现在讲它干什么呢?不是在讲这些知识,是讲这个知识是从前人的那个知识这么向前发展一步,就把那个功夫提高了,上升了,升华了,这是借假修真的,借着形体运动来修气,练这个气的,形体的气是气,意念的气就是神,就练这个东西的。我们这个你体会了,就不能想:这个手立的好不好、蜷的对不对,这缩缩的对不对,它就不光注意这个问题了。你缩对了也好,你缩不对也好,你注意没注意这个气呀?那个气的变化你想没想啊:我这个动作做对了,我是要调动这个气的。你把气调动起来没有?你感受到没有?调动起来应该感受到它,那才是收获。所以古人呢,它们一个就是着于无形,太静太慢。有时候搞动作,光做动作去了,又把那个无形又忘了。所以我们智能功呢就是从动作里边,你得注意这个无形的神和气,练功你就要认真地这么去体察。而且同志们要把那个书认真地看一看,一点儿一点儿地看一看,看一点儿,比划着体会体会,做一做,看一点儿,体会体会。形神庄里,我就没写里边什么变化,那个变化,你自己去体会去,对照着书认真练,认真体会,关键是体会这个气,捧气贯顶法是体会气,形神庄也是体会气。

……你就在天地中心,往里收就完了嘛。说就这么简单哪,说通了就这么简单了。哪儿找原始混元气?你还想混元气?就在旁边儿呢,大道就在眼前,哪儿找去?你说话,你这个意识活动,这就是元神,哪儿找元神去,你说话本身就是元神的表现,但是呢,你自己把它局限化了,尤其是说那个错话、妄想,那就不是元神了,分别了,如果你一心就想,脑子里边想的混元气嘴说的混元气体会混元气,好了,能做到这点儿,了不得了,既是元神,又是元气合一了。所以我们大家就是要经常想,脑子里边总得有那个混元气那种状态,总保持那种状态。你保持不住,脑子事儿太多了。为什么老想不了混元气呀?就跟在七二年以前,世界联大,中国的席位国民党占着呢,联大一开会,国民党发言,中国发不上言,没席位,怎么办呢?把国民党赶出去了,中国去了,代表着中国发言了。所以我们脑子里边呢没混元气的位置,所以你发言没混元气发言,一发言,“你这么个混蛋”、“你骂我干什么”,它一发言是这个,它不是混元气,混元气在脑子里边没位置,怎么样才能占上位置呢?你得有力量,有了力量,就把国民党挤出去了,没有力量国民党挤不出去,挤出去哪儿有位置了,那个混元气发言了,混元气说话了。脑子里没有混元气这个东西,你想混元气,现想,什么样境界呀?什么状态?想不着。所以要多看书,混元气什么样子?意元体什么样子?什么体性?反复看,老看,老看,念的越熟越好,这个均匀性啊,这个性啊那个性啊,很多性,很熟悉,一说,怎么怎么情况,能背的滚瓜烂熟这个样子才行呢,你自己要背下来,背的很熟,你把混元气背熟了,做梦都是混元气、混元气,概念很熟了,你再怎么办呢?混元气是个空,脑子里你非常实在你不空,你怎么办呢?没事就看看天空,尤其是晴天的时候,一看这蔚蓝的天空啊,没事就看着它,这蓝天挺好,挺美,快进来、快进来,蓝天深远啊,无形无相啊,就那么看着,看看看,哎?怎么蓝天在脑子里边呢?把蓝天看到脑子里边去,这就是状态。没事就看蓝天,没事别聊天去,别聊天,看天。找那个天空那种状态,那种虚的状态,脑子一想,马上想到那个虚空的状态了,可我们平时想不到呢?你老也不看它,你没那个习惯,脑子里边没打那个烙印。你总是:“哎呀,这个围巾不错呀”、“这个袜子也不错”、“这个卡子挺美”,都是东西,没有说是“这个蓝天挺好”,没人讲这个,没有多想蓝天去,所以你就需要多想蓝天多看蓝天多记忆蓝天。一看,周围、前前后后都是蓝天,空空荡荡。脑子一想这个蓝天起来,一想周围空空荡荡,再想“一念不起,神注太空”,那就很好想了,我们现在为什么想不着呢?“一念不起,神注太空”——脑子乱哄哄。为什么乱?你脑子里边这个虚空的印象太少,没这个印象。你得体会到感觉到这个,脑子里边得有这个印象,参照系里边得打上这个烙印,这样搞起来,我们智能功就把古人的很多东西就更加进一步具体化了,练起功来感受就不一样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