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讲虚净灵明的“虚”

虚、净、灵、明——

你要经常体会这个“虚”,有个“虚”的背景,它里面可以容纳各种东西,但是不要着于它。

虚净灵明这个虚,它不是什么也没有,它不是个空,真空了不对,它是个虚,虚是个物态的表现,这个虚它能容纳东西,容纳什么呢,意元体要容纳各种思想。

各种念头都可以在意元体里产生,但各种念头产生之后并没有影响意元体这种虚,因为它本身就是一个虚的,这就是六祖慧能所说的,“慧能无伎俩,不断百思想”。

你可以有思想,但是不要着于思想,不要着于那种具体事物,比如你想个什么东西,念头本身是空空荡荡的,脑子里还有个虚的背景,你要知道意元体是个虚灵明净的,你现在说着话,它还有个虚的背景,在那个虚的背景中动弹,慢慢你要知道,我们这个意识活动,是在这个意元体虚的背景整个虚空当中进行着,你可以有各种思想,但是意元体的这种虚静它并没有改变。

但是你想什么东西,一旦你跟它认同了,给粘住了那就错了,意元体的灵明之性没有了,虚的背景没有了,成了一个,那就搞错了。你要知道这个意元体这个虚不是个静,说一练功要静,什么都不想,其实你只要是在练功,一练功真正什么也不想么,其实脑子里边还想着练功呢,一种练功的状态,不是什么也不想。你要什么也不想,一练功什么也不知道了,成了顽空了,那也错了,什么也不知道过去称作“顽空”,并不是个真正的好的练功状态,“顽空”属于“断灭见”,就错了。

你要经常体会这个虚,有个虚的背景,它里面可以容纳各种东西,但是不要着于它。这个净是干净的净,不是安静的静,那个净是没有染于,没有有形之物,是没有什么可以妨碍它的东西,这个净是对着浊来说的,这个浊就是有形质了,污浊、暗浊、混浊,净它没有这个东西,它没有区别,非常均匀,都一致了,都一样了,这是个净。

这个明和光不一样,说脑子里出光了,光就和意元体不一样了,咱们说意识是个混和能,可以变成光能,但出来光变成光能不对,明指的是明澈。灵是什么呢,指的是有知觉,灵知灵觉,这个灵在活动,能够知道脑子里的运动。虚、灵、明、净,整个意元体是这么个东西,你经常从这么几个方面来体察它。

它本身一心不乱,有事也不乱,没有事也不乱,有事你去处理这个事情,你这个事情怎么处理脑子里边清清楚楚,知道在干什么。咱们平时说要冷静,什么意思呢?是让你处理事情的那个背景很冷静,背景没有动去干这个事,处理事的意念都是在意元体里边活动,这样从这个高度看冷静,体会就深了,这个指的是脑子里处理的背景,意元体里边很安静,该处理什么就处理什么,那样就很灵明,心里很明了,跟明镜一样,那就对了。

心里很安静,有什么事情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处理什么清清楚楚,处理时不乱,没事的时候也不乱,古语讲“有事莫让心乱,无事莫让心空”,讲的这种东西,其实都是一种境界,都不能把它当成一种文字这样简简单单放过去。

如果同学们能够这样去看我们的书,我们书中引用的古人的书也好,我们自己语言阐述的也好,它都是对这样实际境界的阐述。有些语言是直接描述这种状态,有些语言是来讲述怎么样产生这种状态,讲出道理它们是怎么产生的。

知道这些道理,同学们要这样认真去对待它,就能够真真正正地接收到我们书中很多的良好信息。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