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师谈:发气治病如何运用意识(气功治病的诀窍)

气功发放外气治病有多种方法,每一种方法都有运用意识的问题。智能功发放外气治病的方法有组场发气法和拉气发气法。

  气功治病的诀窍(根本) 

用拉气发气法治病,运用意识要把意识集中在两手的中间,注意两手空间的变化。一拉一合把大自然的混元气凝聚起来,变得很浓很浓了,就可以用它治病了。治病的时候这个气是受手支配的,手怎么动它就跟着怎么走。严格说来用手拉气只不过是个形式,效用就是使你有气感,感觉到有气了,再给人去治病就有信心了。其实气的凝聚是用意念集中起来的,不用手带着,只用眼睛一晃,用神光带着它去治病照样灵。意念一动气就跟着动,眼睛一晃,气就打进去了,比手还快。

意识对气有统帅作用,气完全受意识的支配。这就是智能功治病的理论和方法,治病的诀窍,最根本的内容就在这里。

在气功里发放外气治病是最容易的事,比练功容易多了,懂得了这个道理都能办到,七、八岁的小孩也不例外。在过去说这是游戏神通,不懂的人觉得很神,懂的人不过视为游戏,不能把它看得神得不得了。会治病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功夫。练气功是“超凡入圣达真”的学问,学会治点病还只是个凡人境界,是刚刚起步,到这个境界就满足了就太渺小了。
在治病过程中如何运用意识 

一、自己要有信心,做到意念坚定、精神集中、有必胜的信心。

1.再大本事有框框、没信心也不行。治病之前先觉得这个病西医诊断不大容易治,脑子里有了个框框,病就治不好,因为你已经运用意识了。中医过去讲“医不自治”,这也有个意识作用问题。讲个清代名医叶天士的例子:他老母病了,发高烧,开点药吃没好,他就着急害怕了,怎么用药呢?晚上他在院子里踌躇思索,不自觉地念出来“若是他人母,定用白虎汤。”白虎汤是用大量生石膏,属大凉药物,他怕药一下去把阳气一消耗病坏了,自己不敢使。

他隔壁也是个中医,听他念叨他母亲有病,第二天过去问过病情说我来班门弄斧了,就开个白虎汤的方子,一吃好了,这个中医因为曾给叶母治好病也出了名。

叶天士的胆子非常大,给别人一摸脉是虫子病就开砒霜,病人害怕了偷偷把量减了一半,吃了以后病好了,过了一段又犯了。叶一摸脉说吃的不是我开的方子。一看果然量减了一半。叶说没法治了,后来病人死了。叶一摸脉能知道吃的药量不够,这样大的本事,给他妈妈治病意识还不过关,可见意识的巨大作用。
2.思想无惧,天下无敌。再讲一个现在的例子:有一种病叫“侧索硬化”,侧索是脊髓两侧,是从脑神经传下来的神经束。侧索硬化后慢慢瘫痪,最后死亡。中西医、国内外至今为止没有治好的病例报道。有一次在烟台办班就有这样的一个病人,几个人架着来的,班上的几个老师给“弧拉弧拉”,病人会自己走路了。这些老师的功夫没有多高,高就高在他们不懂侧索硬化是怎么回事,一看是别人架着来的,不会走路,“这还不容易,半身不遂都能治,治这个病人手拿把掐,弧拉弧拉就好了”,这是运用意识。

如果知道这个病中西医国内外都治不好,“哎呀这病我们可解决不了,”这也是运用意识。你觉得你本事不行就真不行了。所以懂西医的要把医学的框子丢下,否则你的手脚就被束缚住了。

二、掌握病人的心理,使他对你治病有信心,千万不要以为医生治病就是拿药治。

中医治病讲“医缘”,看有没有缘分。这个大夫跟这地区有缘,这地区的人都非常相信他,看病都找他,治一个好一个,其它地区的人来了治疗效果就不怎么好。北京有个大夫叫苏一趟,治病一趟就好,好了的不来了,不好的往往也不来了,好多人就是相信苏一趟,还真是一趟就好,这也是运用意识
我们气功治病更要注意人的意识状况,有的人要求一边看报纸一边接受治疗,对这种人我们就没必要去治。病人的意识自觉不自觉地处于一种对抗或不合作状态,他这种意识状态就把病灶给固定住了,影响治疗效果。非要治不行,也要把他这种意识状态改变以后才行。
智能人按:

老师的话很有深意。你不论把气功看作是新兴科学行业,还是普通服务行业,是个行业就应该有尊严。不说是与元始天尊齐肩,最起码也应人人平等。
来找我们治病,不论对方是何等职位、地位、身价,这一刻是ta需要我们给ta治病、为ta服务,我们应该受到应有的(职业)尊重。如果这个时候ta都高高在上,不想接气治病,我们又何必卑躬屈膝呢!
再者气功科学不会因一个不懂谦卑的人信气功而发扬光大;我们的生活也不会因少一个自傲心的病人而暗淡。

ta走ta的受罪路,我走我的养生道。不亦乐乎!

该往哪里发气,该怎样运用意识

有人提出有些病不知该往哪里发气,该怎样运用意识。

例如半身不遂病,半身不遂你就让他活动活动,“遂”了不就行了。至于发气部位,往哪里发气都行。身体里边的气是统一的联系着的,往脚跟发、往手发、往脑袋发都对全身起作用。
再如脑血栓不知栓在哪儿,不管在哪儿,反正在脑子里,往脑子里发气让血栓好了就行了。
对于四肢不会动的病人,还可以用意念致动的办法,一发气腿起来,腿真的起来了,治半身不遂就可以这么搞。先用意念把腿给贯上气,要是懂得穴位,打几个穴位也行,不懂就把一个意念放在脚上,一个意念放在膝盖上,从两个地方贯气,把气贯满,带上意念用手一托,起,动,动,就起来了。
半身不遂病人由于病,总觉得腿动不了,使不上劲,他运用的是动不了的意识,成了习惯,很难改变。你帮他动几下,改变他的意识状况,让他觉得能动,把他的意识调动起来,他自己使劲动,你再帮他使劲,他就能起来了,会动了。这种办法比单纯拉气发气要快得多。

当然,说起来容易,做起来也不那么容易,还得去努力,去练,还得有基本功,不过大家会发放外气以后,这个工作都可以做。

不怕失败,客观对待痊愈率 

气功治病和其他医生治病一样,都有一个治愈率的问题。再高明的医生也不可能把所有病人的病都治好了,对此我们要持科学态度。有些病不是一下子就能全好,有的病可能要治10次、8次、20次、30次,甚至70~80次才能好。

不要碰上一个失败的或一次效果不明显的就丧失了信心。例如治半身不遂,100个病人治好90个在全世界都可以当老大了,可是老大还有十个没治好,如果这十个不好的开头就赶上两个,你灰心丧气了,后边90个就没了。一、两个没治好不要折了锐气,还要照样干。

对某一个病人,只要我努力去治,他的效果好不好不要太介意我们搞气功治病不为名不为利,要出以爱心,只要对别人有好处,不怕自己丢面子。如果想自己的面子想得多了,重病怕治不好不敢治,急病怕给耽误了不敢治,对小病怕丢自己身分也不愿治,那你还不如干脆回家休息。

把个人名利置之度外,什么病都敢治。敢治是对的,同时要有个客观精神,能否治好,治到什么程度,对病人家属、对领导、对周围的人要讲清楚。“对这个病我们没治过,但我们努力治,希望家属和我们合作,创造个好的气氛,争取病人好转”。对病人不能这样讲,对病人吹点牛可以,“你这病我包了,一定能给你治好”,给他鼓气也是给自己鼓气。不能在家属面前吹牛,在病人面前犹豫,这样运用意识就整个搞错了。

以上都是治病中运用意识的问题,针对不同情况举例说明,希望大家认真琢磨领会,触类旁通,以便更好地为大家服务,推进我们的气功事业,为社会造福。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