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

2008年5月2日 庞老师讲课

(一)
我给你写的这首小诗:“虚度六十七岁,不识自家主人;与生俱来宰形神,放心无缘相识。举止语默动静,一如傀儡扮真,领恩得见牵线人,涕泣俱下难禁。”
普通人的一举一动就像是傀儡一样,参照系是牵傀儡的那根线,牵线人则是意元体里的灵元,是自我里面深层的发轫的地方,是第一念的那个知,第一念就是发轫,不经过参照系,是从灵元里面出来的。
能感觉到灵元里面的状态,那个感受就叫领恩。过去跟老师多少年,在老师的场里面呆着,练得精神集中了,整体性出来了,老师一句话,悟了,悟的一霎那就叫领恩。也有看书自悟的,自悟之后还要让老师印证。领恩之后整体性呈现出来,参照系就打破了,进到灵元里面,感受到里面的状态了。但是这时候参照系只是刚刚打破,还没有全部破除,还有很多参照系的痕迹,要明白进去后还有很多功要做;还要把参照系彻底破除,把不符合功道德的习气克除,要用混元整体理论、意元体理论把它统帅起来(要注意我们的混元整体理论应该是遵循的,而不是去编修的)。
佛家讲明心见性,从功法上和见解上讲是对的,见性之后,还要“大事已明”才行。但它的理论错了,禅宗认为心性是不生不灭的、亘古长存的,守住它就是涅磐状态。六祖说:“无上大涅磐,圆明长寂照”,认为这就是佛的状态,不生不灭,得了这种状态就脱离生死了,其它一切都是假的,所以明心见性之后没有去开发超常智能,更没有践履超常智能,没有用超常智能改造世界、改造自身,混化自身,没有做这些工作。他们在没有明心见性之前,不强调要首先正心术,就是明确什么是假的,什么都要放下;明心见性之后,还要用这种心术去对待世界、看待事物,没有疑惑了,内心就通达了。其错误缘于他们是从宗教的理论来解释一切。
我们主张明心见性之后要开发建立超常智能,用于改造自身,改造世界,用混元整体理论来正心术,就是用混元整体理论统帅一切。意念一动就用混元整体理论去考虑问题,在虑净的基础上去念一,在思虑干净的情况下去专一。
(二)
上面谈到的不仅仅是一个理论问题,而是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问题,这是一个根本的问题。
任何人的言行举止都离不开“三观”范畴,都是在这个基本点上来指导行动的。佛教的“三观”是唯心主义的,这样到最后得到的只是不结果实的花。
明心见性之后,本来能够使人进入自由自觉的境地,使人的本性得以恢复,但由于佛家不懂得人的社会性,认为一切都是假的,对人类的产生认为是现成的,宇宙从来就是如此,缺乏历史演化的“生成论”。
佛教讲六道轮回,认为无论是山河大地还是人类都是如此,所以一谈到自然,谈到历史都搞错了,因为他们不主张客观印证,坚持唯心主义,认为心想什么就是什么,那就错了,既然都“大事已明”了,很多自然现象都还解释不清。所以我们一定要摆脱佛家明心见性万能论的影响,认清并不是明心见性就什么都解决了,这是文化,离不开当时的社会和文化背景。宗教还处在人的异化之中,在这个根本点从理上还没有透过来。对这些问题我们一定要从文化的高度来认识。
很多人错误地认为,明心见性神通出来,什么问题都解决了,其实像六神通,并不像宗教宣扬的那个样子,他们把神通的范围无限扩大了,佛道两家都是如此。应该说神通在一定范围内是起作用的,超过这个范围就不起作用了。过去佛爷也好、历代大德也好,显神通的目的是让人们去信,不是用神通去干事。
释迦牟尼的净饭国在他没圆寂之前就被别国灭了,佛祖80岁的时候还去敌国要求不要攻打,结果还是被灭了,他也没办法。所以我们要学会历史地看问题,从文化的角度看问题。关于人的本质以及人的类本质,历史上只有马克思把它简单地说清楚了,这就是我们为什么一直钻研马克思主义,不能为了镀金,马克思为我们从事的事业奠定了理论基础,在中心我讲过人的异化和共产主义,谈到马克思从理论思辨的高度,来讲人类的本质和人类的解放。马克思在《穆勒经济学笔记》里就谈到人的本质,人的社会性问题,而且讲得非常深刻。
关于如何使人类向自由自觉的本质回归,马克思只讲了人类的社会领域解放和经济领域解放,曾讲过“随着私有制的消灭,人就会得到彻底解放,全面地掌握自己的本质。”马克思在以后的著作中把主要的精力都用在社会主义革命上,因为他要结合当时革命的形势和具体要解决的问题,对生命领域的解决没有展开论述。
(三)
“三观”之中,世界观是解决宇宙发展变化的认识;人生观一般是讲人为什么活着,而我们讲人生观是讲人怎么活着的问题,把生命的机理搞清楚,再去认识人为什么活着;明确人生的目的,怎样实现这个目的,这就是价值观。价值观解决之后,人的心术才能正。从生命科学上讲,宇宙时空的整体,宇代表空间,宙代表时间,宇宙是时空结合在一起的整体客观存在。这个客观存在是在几种物质基本运动形式中发展演化的。宇宙物质概括分为三层物质:以质量为中心的、以能量为中心和质量和能量都处于隐伏状态的。现在的宇宙是从大爆炸开始,由简单物质不断演化成复杂的物质而来,这种演化是宇宙自身的运动规律所决定的,就是不断地进行混化。大爆炸之前的宇宙,它是不断回缩、挤压,当挤压到一定程度,时间空间都压缩到一个点,引力就消失了,就开始大爆炸,膨胀起来。黑洞里面就类似这种情况,它里面存在着高能量的物质,时间空间都压缩到最小程度了,外面能量质量都没有了。宇宙大爆炸时,高能量物质和没能量物质混化了,这两者是对立的统一。没能量的部分成为简单的信息,元信息,等于没信息。大爆炸以后,宇宙经过慢慢的混化,从高能量的物质混化到能量线、形成场,形成粒子、原子、分子、无机物、有机物、生物、动物,最后到人。人发展到直立能够使用工具,就脱离动物界了;当人能够使用工具来制造工具,就确证人有了主观世界,通过主观世界,又能确认客观的存在。主观意识需要表达出来,在长期的劳动实践中慢慢形成了语言,语言的产生标志着真正进入到人的时代。从制造工具起,人就是自由自觉的,自由自觉是人的主观世界的一种状态。
人类是宇宙发展的顶端,人的精神就是宇宙的精神,人类的自觉就是宇宙的自觉;人对自然的认识就是宇宙对自身的认识,人是有意识的宇宙自然物。有意识的自然物来认识无意识的自然物。这两都是有主客观的关系,但是站在宇宙的角度来看,实际这两者是一体的。所以,到了人的阶段,一切社会现象都是宇宙发展的结果,都是自然的现象。人的主观世界也是宇宙发展而产生的,是混化的结果。从动物演化到人,是在混化的过程中发展起来的,是混化的结果。传统的“物竞天择”和“遗传变异”学说观点是对立的,都具有片面性。
我们认为这个发展过程是一个混化的过程。从一个简单的单细胞生物受精卵来看,如果把它分裂成两半,然后分开培养,就能成为两个胚胎;家兔受精卵分成四分之一还可以培养成四个胚胎,再低等一些的动物分成八分之一也还可以,再分就不行了,不对成了,因为还没有混化到这一步,低等动物的受精卵里面与外面的环境不协调,不统一了。这就要求单细胞的细胞核与细胞质的混化,还有整个细胞与外部环境的混化,这就是二次混化。低等生物DNA很少,DNA的分子链很短,它后面的部分被锁码锁着,随着发展,不断被外界混元气场同化,里面的气场越来越强,基因的锁码不断被打开,分子链越来越长,外界的信息不断沉积在里面,基因就越来越多。生物自身的繁衍是非线性的,就是说初始的细微变化经过演变可以产生巨大的变化,这就是混沌理论的非线性理论。
宇宙发展到产生人类以后,人的精神世界又开始重复自然界的变化,这也是个螺旋式的发展。从最简单的信息,意识可以进行信息序的排列,形成概念,不同的概念可以凝聚不同的电磁波能量,而能量又可以转化成物质,还是三层物质,只是它有了自觉性,主动性了,而且有选择性,这就和客观自然变化不一样了,只是人对这个问题还不认识,不能掌握它。人的意识活动作为人的类本质来讲,还处于自然的状态,就是我们宗旨讲的“变人类自然本能为自觉智能”,讲这些就是为了让我们认识到宇宙是这样发展而来的,这就是世界观。
(四)
人生观首先要清楚人是怎么活着的。一般人都认为人主要是物质代谢,实际上物质代谢只是维持人的生物性的生命,人最关键的是意识问题。马克思说过“人的生命活动成了完成人的意识活动的手段。”人的意识发生运动,生命活动就随之相应的变化,意识能支配、统帅生命活动,我们讲意元体统帅生命活动有三个通道,脑神经细胞统帅只是意识统帅的一种形式。还要把超常智能开发出来,与常态智能结合起来,才是意元体的全部功能,也是意识的全部功能。这个功能达到什么呢?意识怎么变,生命活动就怎么变,佛家讲“心就是一切”,在人体里面讲对了,你想什么,它就是什么,意识对生命活动的作用就是这么厉害。到了人的层次,但就物质代谢和能量代谢而言,人和动物没什么两样,关键就在信息代谢上,人就是物质代谢、能量代谢和信息代谢中活着的,只不过还不认识它。
人类进入文明时代以后,就要提出认识自己。2700年前艾弗尔登庙里的铭文就写着“认识自己”。中国对此的认识更早,不仅提出认识自己,还指出了如何认识自己,荀子的“虚一而静谓之大清明”,管子提出的“身静心净”,这些都是怎么认识自己的问题。管子四篇中的《心术》、《白心》、《内业》,论述的都是认识自身的道理。我们只有认识自身才能完善自己。现在已经进入信息时代,有了可能揭示意识奥秘和本质的科学基础。
如今人脑中接受的信息太多了,信息量更大了,主观世界里形成更多,更复杂的信息序,它就为沟通意元体特殊信息搭起了桥梁。
马克思说过,精神的异化产生宗教,物质的异化产生私有财产。人类要认识自身,有的是从精神方面入手的,有的是从物质方面入手的,应该两个方面结合起来。如果没有物质异化的消除,消除精神是很难的,因为人要活着,就要有一定的物质基础。这就是我们说的人生观,认识自己,完善自己,怎么去完善自己?马克思说“生命活动是完成意识活动的手段。”人是一个整体,“我”是什么?是建立在物质生命活动基础上的意识活动和意识活动统帅下的生命活动的统一。怎么建立、怎么统一呢?这其中有很多内容,要认识、要完善这个过程,还需要开发超常智能。
(五)
怎么实现这一认识,这就是价值观。人活着的过程对自己有利就是有价值。比如对认识自身、完善自身有利的,就是有价值的。
具体来说应该如何去做呢?就是“融利已于利他之中”。要完善自己,过去一已独身去练是不行的,偏离了人的社会性。马克思说“人的本质是这样确定的:一个人只有为他同时代人的幸福和完善而努力工作,才能达到自身的完善。”《华严经》讲:“以大悲水浇益众生,才能成就菩提华果”的“圣人仁者爱人,泛爱众则行仁”,基督教的“博爱”,都是一个意思。怎样才能做到这一点呢?关键就是要建立大我,我们修养意识的最高层次就是建立大我。
要认识到人是处于宇宙之巅啊,整个宇宙的信息都包括在人的意识里,就是提取不出来。所以佛家《肇论》讲“天地与我同根,心体即是宇宙”,从信息学来讲,这话是对的。我们就是站在宇宙之巅看待这个大我,应该如海涵春育,像大海一样没有容不下的东西,像春天的阳光一样去哺育万物。大我就是有大胸怀、大智慧、大善德、大公心、大境界,如果能站在这个高度,对大我就好理解了。
(六)
进入意元体之后,就要把一切都和意元体联系起来,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融到意元体里面,成为意元体的东西,意元体要明了它,要成为监查者,照着自己,清清楚楚,什么情况都能知道,处于一种惺惺的状态,总不能丢。练功在里面呆着,想事情也在里面呆着,慢慢把它养大,过去叫“任持”,又叫“保任”。不是一进去就万事大吉,要随时扩充它,养育它,这样练就是功夫。
佛家认为心性一得就不生不灭了,我们不是这样认为。进入灵元以后,虚灵体是恍恍惚惚的,不是若有若无了,等到强化以后,又不是恍恍惚惚了,很明确,它就在那儿,这就到了清灵体。我们要把意元体映知、应动的作用都返到体里面来。普通人的映知是通过感觉器官,应动是通过运动器官,在意元体里面并没有反应,就像个傀儡一样,是这么走的。现在要把这些功能都收到里面去,知是在里面知,动是在里面发命令。反复这样练就把这个体敞开了,体就大了,到处都有这个体,以达知用于其体合而为一,使其混元整体得到进一步升华。虚灵体还处于恍恍惚惚的阶段,再进一步就到模模糊糊。模糊是知道这个东西,只是还不清楚。比如清晨起大雾,有时突然几秒钟雾就没有了,雾要收没收的时候,就是模糊。一旦模糊收了,就进入清灵体了。恍恍惚惚的时候里面什么也没有,进入模糊的时候,就感觉到那个有了,只是不那么清晰。能里面守着,这就是功夫了。有了这个功夫,它整天在里面,总是从那里发命令,真正能看到“牵线人”,指挥牵线的人才是那个主人,才是自我,能达到这一步就不叫自我了,叫觉我。这些体的变化是我给它分的,以前连“心性”都说不清。我们把它分为九个阶段,分出不同层次,逐步科学化。
练的方法就是向里边集中,通过圆锥体往里收,找那个锥点,越来越小,这样神就明起来了。一定学会放松,有时间经常跟老师聊聊,不知不觉就把里面粘住的地方解开了,把塞住的地方给捅开了。里面的境况要靠自已体察才行,像照镜子一样,自己照自己。它没有能量、质量,只有信息,还太微弱,不好感觉到。如果当时入静非常的好,当时的状态也没有动,一下子感觉到了,自己还不知道,需要老师告诉自己才知道。这些道理讲清楚了以后,里面的滞点就会少一些。以前都是专门练里面的那个体,我们和以前不太一样,没事的时候守住那个体,体察那个体;有事的时候就体察那个用。
再有就是我们还要用超常智能去干事情,从里面起念头就起作用,这和发放外气意念专一不同,发气是念头的集中和专一,集中到一定程度可以起作用。如果把意识的体和用结合到一起,它有一个体作后盾,意识和那个作用点连上了,效果就大不一样了。王X最近两三个月治了五六十个病人了,效果非常好,大部分一两次就好了。我们讲完善自身,不是讲以前的知识都不要了。过去修炼他们提出“灰心灭智”,把常态的知识都不要了,这是不对的。我们强调是不要固执,要开阔知识,还要开发超常智能,有了超常智能还要多练多用。治病的时候,简单的病往往一次就好了,复杂的病、重病一次不一定好,还得和病人结合,和病人的信息调整得正好恰如其分,这要从实践中去掌握。通过经常查病、治病,意元体对于整体性,对于处于隐伏状态的能量、质量的体性,慢慢就能体察出来了,养成习惯,练得非常熟练了,再去用它就不费劲了。
我们任何思想活动都是意元体参照系在活动,懂得这个道理,就知道它总在那儿呆着。当你里面主人翁还不明了时,说话、办事还连不到这里;当主人翁明了之后,就连一般的说话都是它在活动。87年在阜阳给老干部治病,就是说一说,病就好了。我们说的话本身是从意元体里面出来的信息。所以,进入意元体之后,信息和病人的病连起来,一说话就好了。关键是要信得极,如果自己信不极,信息就进不去。见性之后就不疑惑了,通过反复实践细腻强化了。
佛家讲“只贵见地,不贵行履”,这是错误的,他们以为,里面建立起那种感受,呈现出惺惺的状态行了,除此没有实践的内容了。我们认识它之后,还要把它养大,使其功能强化,用它认识自身、改造自身,认识世界、改造世界,这就是在完善意识的基础上完善自身。
丹田气练得很充足了,很灵敏了,还不能进入意元体。因为丹田里是气,进入意元体的必须是信息,灵元里是没有能量的,只要一动念,就产生能量,就离开意元体了。为什么说有念无念都是错,比如说“我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想”也是的念头呀!所以,在没进意元体之前,怎么说都不对,你一说一动就是个念头,出现念头就说明已经变成能量了,就不在意元体了。进去之后成为主人了,一动一照都在里面了,不过开始这个主人老往外跑,过去佛家叫“猕猴跳六窗”,要闭塞六根,什么都不接触,这样也不行。关键你要保持那种状态,经常这样做,时间长了它就住下了。
进意元体是一层一层进去的,佛家开悟也不是一次完成的,也是一层层进去的。书上记载,好多人在进去的时候都是涕泣俱下,全身汗出。这种状况虽然不全是,但很多。因为进去的时候,全身的各个神经系统都兴奋起来了,植物神经、迷走神经都兴奋,就使鼻涕眼泪一起出来了,这是一种整体的兴奋状态,和碰到事情的兴奋还不一样,与紧张也不一样。它是协调的,缜密的一种活动状态,是一种和谐的均匀状态。当时我说“就像当年的老朋友多年没见面一样”,说到这里,你的眼泪一下就出来了,就进去了,里面的东西感觉到了,但是清晰度还不够。从你当时的状态,应该是打的烙印很深的。但是,这事来得很突然,加之当时的环境,所以进去后抓的不是那么好。今后要经常提醒自己与里面合上,叫自己的名字,自己答应:自问“惺惺吗?”自答“惺惺”,是自己经常保持灵知灵觉的状态。过去有个和尚听艳诗开悟:“频呼小玉缘何事,只缘檀郎认得声”,听到这儿突然开悟了,自己认得自己的声音。还有一个和尚听到“你若无心我亦休”开悟了,都放下了。佛家说,参话头参恍恍惚惚,什么都放下的境地,没有不开悟的。大慧和尚吃饭拿着筷子不知道放了,精神集中到这种程度,就好开悟了。
我们现在不需要这样集中,关键要懂得这些道理。现在我研究这些问题,就是要解决过去所说的“万中无一二”,使将来更多的人都能进去。
没事时就念“嗯”字的入韵,它是最独立的一个音,跟谁也都拼不到一块,只是个独立的音,没有任何意义,也没有这个字,不会产生任何信息序。没进意元体之前发这个音,进去之后也要发。没进意元体这前发“nen”也非常好。经常念,念熟了就不发出声音了,脑子里能听到这个声音,就成为简单的信息了,那就是意元体的体不需要去烦神,就这么简单地念,随时随地的念,念它几个月、半年、一年,脑子里就都是它了,就解决问题了。
道理明白了就非常简单。现在这些方法我还不让外传,因为有的人通过这样练就能进去,可是他参照系还没有完全破除,还可以干坏事!对于这个问题,价值观、苦乐观、荣辱观,还有生死观,我们必须要讲,这些都要以世界观、人生观做起来,这样才能使人类向更高层次发展,使之成为人类新问题,使人类达到健康长寿、和谐自控、自由自觉、幸福美满。
(七)
关于意元体的理论,现在还没有详细地写出来,这是一门大的学问,涉及到人类发展史,意识是怎么形成的,主观意识与客观事物是怎样转化的,人到死的时候意识和气的关系,灵元和参照系的关系等等。灵元是信息的凝聚物,参照系附在灵元外边,参照系被打破以后,信息凝聚物就被强化了,更细腻了。灵元里的信息出现灵元射线,能射到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里,所以意念一想是一个东西,就能感觉到从意识里有的东西过去了,就可以建立一个意识隧道。对这个问题要讲复杂了,就需要结合现代科学知识,与我们的混元整体理论嫁接。以前写的还不全是我们的东西,还没有完全脱离古人和现代科学知识,如果再写书,比如写意元体理论,就不会再写接收信息、信息加工、信息提取之类的,而是写映像功能、映知功能、应动功能、睿思功能、超常功能等。
关于意识运动状态已经写了几本笔记了,不同时期写的,逐步在加深、发展。一开始就教了胡XX一个,现在又带了你们几个进去了,进去的人多了,慢慢里面的东西就好讲了。我带着你们练,有问题就给你们讲怎么解决,一层一层的往里面深入,越练体会越深。这些都是意元体里面的东西,这才是气功的精髓。
古人修炼很多还是停留在气的层次,元气也是无形无象的,也很大;脑元体混元气也很大,脏真混元气也很大,这些都是对的,但都不是意元体的层次。
97年我在上海交大题词写道:“生命科学的关键。随着科学和气功事业的发展,人工智能和气功智能相结合,终将开创人类文化的新纪元”。人要进入完人的境界,就要把意识的规律慢慢认识它,要把练它的最有效的方法找出来。古人就是没有具体的练法,所以古人特别强调人的素质,认为修炼要靠素质。我们从方法上已经摸索出来了,在理论上也逐步完善起来了,胡XX现在佛道书都不看了,说没有一个超过混元整体理论的。这些问题我们都解决不了,不然我们的书怎么写呀!就一个《气功深邃》,最根本的东西里面都写了。
你现在已经进去了,相当于神舍已经建立起来了,但是还没有完全住在里面。其实神舍和神就是一回事,往里面一集中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要相信自己,干事情没有干不成的。遇到问题要学会用混元整体理论来解决,用这样的世界观、人生观来统帅自己,不然的话,有这样那样的想法,思虑就不净了。《大学》讲“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物格而后知致,知致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你学了它,要相信它,信得极,意就诚,意诚心就正了,就用这个理论把它规范起来,再用它去修身就解决问题了。
我们说虑净,思虑很纯净,能相信它,就是意诚,思虑一动就是混元整体,就是专一,自然就念一了。念一不是就一个念头,而是思想是从里面出来就是一,都是混元整体,万变不离其宗。对于这些理论关键是信得极,胡XX就是信得极,对老师说的话都是绝对相信,他给人治病就是有混元灵气歌。最古老的口诀是:“混元一五行,有形亦无形,中寓阴阳造化机,开合聚散万物生。”还有一个口诀:“混元气,神贯通,散则无影,聚则成形。”过去不少辅导员就是理解了这些理论,做实验都成功了,只是不知道在这个基础上如何去扩充它,从意识里破除参照系,在事上去做了,但是没有从理性的高度收到意元体里面。那时候如果有现在这些理论和方法,大家都会感觉到啊。
2000年我就说,进意元体没有现成的方法,老师还在摸索。智能功的理论也是这样建立起来的。我从一开始讲功理功法的时候就主张创新,在传统的基础上,一步一步地创新,就是这样往前走的。92年写大专教材,尽量用我们的语言去阐述,有好多地方没有完全离开传统文化和现代文化,有些自己的词汇还没有编出来,还需要借助于传统气功和现代科学的语言。
马克思谈共产主义实现问题的时候说过“以否定私有为中介的共产主义不久就能实现。但是,以自我确立的共产主义还需要很长的时间。”自我确立的共产主义是什么样子,马克思没有描述,他当时的讲话,文章还借助于黑格尔、费尔巴哈他们的语言。写到《资本论》的时候,大部分都是他自己的语言了,引用别人语言也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
我们的理论一样也是借用古人的东西,最早讲混元气,说是从经脉、络脉出来,用意识混合,这样讲不够确切,但当时只能这么讲。宇宙的发展在于人类的发展,发展的关键在于和谐。因此说,混化是宇宙进化的动力,和谐是一个事物健康存在的必然形式。出现任何一个自组织的整体,能自组织起来就是和谐。我们过去校风和道德论中写的和谐,当时可以,如果现在写内容就多了,包括和谐的形式,和谐对外部事物的作用,其中有律动、波动、谐动、谐振,这些又是要借助现代科学的语言了。所以说,文化不是个简单的方法,我们提出的新文化,要把所有的文化都能概括起来,并且能够融汇、提高、升华。过去来中心的专家看了我们的大专教材,前后挑不出一点矛盾的地方。因为我们开始写的时候就是个整体的,不是随便编的,是从自己心里流出来的东西。今天讲的内容有系统,要使自己对这些理论深信不疑,在坚信不疑的基础上,通过时间去检验。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把它给固定住,因为以前不认识,太生疏了,而常态的东西又太熟了。所以要让生的东西熟起来,使它在里面呆得住,而把常态熟悉的东西一点一点的排出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