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气功中最好的东西贡献给人民

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理事长张震寰同志在北京气功研究会第五届学术研讨会上说:     

      我赞成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不赞成毫无根据地职责;我主张气功要把最好的东西贡献给人民,不赞成搞神秘主义。神秘主义表现有两个方面:一方面是会气功的人故弄玄虚,就是不愿意把那个精华的东西说出来。许多人说:“假传万卷书,真传一句话”。就这一句话他就不讲,传的都是“万卷书”。过去的历史有过去的情况,我们是社会主义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我们应当怎样讲呢?我在青岛传统气功研讨会上讲过一句话:科学研究就是要泄露“天机”。不要故弄玄虚,要把最好的方法告诉人民。你按我说的办法去作,你的道德就高尚,功力就增长,你的精神就好,你就能给人民多作好事,这有什么不好?气功搞了几千年,我看只有到了我们共产党领导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才能蓬蓬勃勃地发展,我们应该利用这一好的形势。另一方面,就是不懂气功的人,对气功摸不着头脑,在那里搞神秘主义。

      气功的精华之处,并不神秘,其实就是窗户纸,一捅就破。为什么不捅这窗户纸呢?当然,你不练功是没办法的。人家练了几十年,才获得气功中的精华要领,你如果想登堂入室,也必须坚持不懈地锻炼下去,任何功夫其实并无捷径。

      昨天,报纸上又发表了一篇报道,说懂气功的人认为外气治病是心理暗示作用。如果暗示作用能治好病那也好吗!但是你否定了外气的作用,说外气就是心理作用,那么,我排除了心理作用,你怎么说?我们今天这个会上好多报告谈到气功师对细胞发功、对植物发功,那它起的作用也是什么心理作用吗?细胞有心理吗?植物有心理吗?!很多科学实验都驳斥了这种观点。

      最近,我看到《群言》杂志上有一句话写得很好:“没有融会中外古今文化宝藏的博大胸襟,是不可能重振中华民族雄视人类历史的文化魄力的”。所以,我感到“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吾”在这里是个单数,我认为应改成“我们”这个多数,让我们共同来求索,共同努力把!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