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老师讲“沉潜”(一)(二)

 (一)

1、收视反听

收视返听不仅要从功法上锻炼,而且必须要日常生活中加强自己的涵养。气要涵得住。练功夫首先要能沉得住气,不到必要的时候不讲话,不随便讲话,一个潜伏的“潜”,沉进去,潜伏进去,叫“沉潜”,气要沉潜,意识要沉潜,情绪要沉潜,要都躲到里面去!要养成自己沉潜。练功夫就是练这个过程,把它强化起来。(咱们练形神庄就是这个样子,讲整体,神和气都内收,都守在里面。)过去古人讲“神返身中气自归”,如果把气消耗了,气不够使唤了,到需要的时候气来不了,精神集中不了,专一不了,没有能量了。怎么办?一方面,练捧气贯顶法,往身体收气,再一个,我们要学会涵养。涵养最大的就是情绪要平稳。情绪不平稳,气最容易消耗,人容易损伤,想入非非就更麻烦了。同志们,只要干事情就得心安理得,要“融利己于利他人之中”,把这个“我”去掉,不是没有我,而是把自己的利益溶进大气场当中来,和智能功群体效应溶在一起,把自己的神返回自己身体里面来,那个气就自然而然返进去了,就不会跑了。如果我们不把神返进来,总是往外张扬,功夫就不容易往上涨。一练形神庄,就使劲练,也只能练形体。将来练五元庄,慢慢就多讲意识,走向意识。从意识练功,练形神庄。练意识关键是让你精神集中,我们同志们为什么精神集中不了?练练功跑神了,什么道理?因为精神集中需要能量,需要气。我们平时不注意,闹情绪,心里面乱七八糟,想入非非,想这想哪,把脑子搞的无序化了,意元体五马分尸。现在我们把旧的漏气通道改变,习惯性的意识活动、消耗通道改变、改正、改善,做到心平气和,心安理得,神在里面呆着,不动心,养着神。

2、 你说话的时候:

1)、 你能不能把自己的神收住?

2)、 你能不能把自己的情绪含在里面?

3)、 你能不能在讲话的时候,也是用神来统帅你的语言、动作、举止呢?

4)、 你能不能把你说话的内容体察一下,看看身体里面内在有什么变化?表白自己,吹嘘自己,明明一个说成十个,里面不够,就跑了,说话尚且是这样,那嫉妒、憎恨、撒谎就更不行了。好表现自己,沉不住气,心里面有事,装不住,这样练气功都不行。按气功道理讲:“口开神气散,舌动是非生”。

3、 老师讲六祖坛经时,说不要有分辨心,是非心。一有这个心,就是在自己体内起变化,影响自己身心健康。普通人气不足没关系,死不了,那么,练功这么多年,还有分辨心、是非心,气足了,会冲死人的。做好这点,关键是练意识,内求。练功人不能偏执,不能执着。对任何刺激,不论自己是怎么正确,都要内求,以保持意元体的清明、宁静、灵敏,而且不扰乱它,不打扰它,让它在宁静、舒适、清明、灵敏的环境里面呆着而寂照。

(二)

      要“沉藏”,沉起来,总是很沉稳的

        怎么去调节精神?
       很多人根本就谈不上,都把神不知不觉地放到、停留到外 面物质上去了。问你干什么去了?准会回答说去哪儿、去玩了等等,而按根本道 理来讲,要从人本身、从里边来调节神,让神自动来控制自身生命活动,控制意 识活动。但遗憾的是,现在人们不是这样调节,还没认识到这一点。相反的是, 神的活动已经和外在的事物紧密地联系到一起了,受到了各种外界物质的影响, 全部的精神活动都跑向外面去了。把精神寄托在这在那,而没有寄托在自己身上。 

  当然,在人类发展到物质还不是非常丰富的时候,必须出现这种情况。因为 人要活着,一个人的生命要得到维持,要得以正常进行,首先需要物质,因此精 神活动自然就和物质相结合。当外界的物质、外界的条件给了你一个对神有利的 刺激,那你就会高兴;对神不利的刺激,就不高兴。由于你的精神寄托在外面了, 受外界刺激支配了,因此当你高兴了或不高兴了,这本身对神都是有影响的。一 高兴,神一兴奋,里边的生命活动也跟着兴奋起来了。兴奋起来以后,都对外面 了。
  对外到什么程度呢?不是说“范进中举”高兴得疯了吗?他太高兴了,“过 喜则狂”,把神气扬到外面去了,自己作不了主了。他那样本身也是在调整自己 情绪,对神在进行调节,高兴了往外散一散,一散散多了,里边没根了,脱开了, 出现问题了。有的人生气,生气本身就是神受刺激,受到刺激神就要反应,一反 应身体里边的气也带起来了。其实神对外面起反应,这是在调节,把气带起来了。 可是气带起来之后,人都管不住自己了,跟外面吵、嚷、闹、发脾气。或者有时 碰到不顺利的事情,心里边烦,一烦,神管不住自己了,虚了,微小的刺激都会 受影响,不平衡。 
 一般人对神的调节,里边只要产生点能量就往外放。现在西方 不是有个所谓“宣泄疗法”吗?宣泄,把它宣发出去,把精神往外散。不高兴 了, 找个地方说说去,找心理医生“咨询”去,说说就高兴了。  

  像这样调节神,从气功来说是非常非常不好的。人高兴起来之后,里边有了 生机,应该让生命活动发生变化,提高自身层次。可是现在的人,维持自身平衡, 就是喜欢维持在一个低水平的平衡。原来的水平很低,一有兴奋或刺激,高兴也 好,受刺激不愉快也好,身体的机能往上反应、往上升,这时整个整体就应都往 上升才对。可惜不是。一上升在高水平管不住自己了,不平衡,得宣泄一下,放 出去,但一放出去又回到低水平了。这样求得的平衡,那是低水平的平衡。有人 说,你生气了心烦了,吵一吵、闹一闹吧,嚷完了就没气了,这倒不错,是调节 平衡了,但是又回到原来的水平上了。在这一点上,搞气功之后就应懂得这个道 理,来的各种刺激,是外面给自己加力量了,是别人把他的能量、气给了自己了; 而自己受刺激产生反应,是自己里边的气长起来了,只是长得不太有秩序,太快、 太急了。
  因为在正常情况下神和气是慢慢长起来的,很平缓,是一起升到高水平 上去。若临时一刺激,气一起,但起得不很正常,也不很平稳。这时神控制不住 的话就受不了了,要突破了!要激动、张扬、宣泄、就把气放出去了,这就是普 通的人对神的调节。俗话说藏不住东西,说这个人太浅薄,就是这个道理,不能 收住神。神收不住,功能旺盛了就得往外放。
 人们如果慢慢都变得自觉了,懂得 情绪不好、心情不好是由于自己里边的能量在增加,要涵住、涵住,别说、别生 气。能够做到这一点,那就长本事了。
 现在有些练功出偏的人绝大部分都是这样 出偏的,本来练了功这后,对气的接受敏感了,神的功能也强起来了,这时应把 神和气在里边存着、养着,但他不是,他神定不住,赶紧说,说起来没完没了。 气一放出去,好了,神又得不到气充足的濡养,神到一定高度后,就容易出毛病 了。
 不练功的人,普普通通的人,他的神一冲上去之后,气一放出去,神也就下 来了。其实,普通的人,可以说有 99.9%的人都是“神经失常”的,神经不失常 的人,在世界上找不到多少,因为每一个人他的自控能力都不够。自控能力不够, 就使得调节不正常。当然有的人失常时候多,失常程度大,有的人失常程度小, 有时失常再恢复起来。像住神经病院的,那是总失常;一般的人一发脾气,那是 临时失常;有人发脾气时间长,那是失常时间长;有的人爱发脾气,那是他爱失 常;有的人不爱发脾气,蔫头耷脑的什么也不起反应,那是他的神太疲塌不会反 应了,不起反应也是失常。  

   对神的调节,怎么样能够真正地根据自身的反应状况,做到既要外界事物来 了要有反应,但反应之后还要使生命力提高呢?那就要搞气功的调节了。气功对 身体的调节要求很高,而普通人是低水平的,有点东西就抖落出去了。对练气功 的人不是说来了事、碰了事让你不反应,跟死人一样。过去练功就称为练成“断 灭见”“顽空”,那也是不对。碰上外界事情有反应,一反应,让它往生机上走。 过去《尹文子》里讲,对万物来了以后可以“付之以息”(息就是“自心”,自己的心)。万物来了,用自己的精神的本来面目去对待它。   用练气功的意识,对有 生机的,一个呼吸,一吸进来归我了。这样去反应,去调节神,那才是有意义的。 对什么都是一样,一看什么都好,没有不好的事。
 别人对你说“你好”,你意念 一吸,收进来;有人骂你,“啊,气来了”,也往里收。如果会这样去锻炼,这么 收起来为己所用,那就是真正对神的调节。我们练了气功之后,不能再像普普通 通人那个样子,有点高兴不高兴,都宣泄出去。好不容易练了半天,精气神足了 一点,一宣泄,就跟富了有点钱了,赶紧挥霍,把手里的钱扔出去,又变成穷光 蛋一样。

  一般地讲,一个人不会老宣泄,把那点能量抖落出去后,就完了。 吵嘴、嚷,老嚷吗?也不老嚷。所以西方的宣泄疗法,是维持人在现在水平的东 西。我们练气功必须对这个问题要有一个深刻的认识。 
  怎样调节它为好?要“沉藏”,沉起来,总是很沉稳的。当然神的调节直接 影响到气,而神的调节关键是情绪,要不动情绪。但也不是要让大家压抑,压抑 是不对的。明明你是特别的高兴,却该乐也不乐,憋着,那其实是表面不乐,心 里却乐得慌。要生气,气得呼呼的,胸脯一起一伏,都瞪着眼了,却说“我不生 气、我不生气……”这种情况也不行。
 你要真正从思想上、从精神上认清它,这 才懂得了什么是“逆来顺受”、什么是从意识处用功夫。当然这里已经不是一般 的神的调节,而叫作“涵”和“养”了。
 因此练气功要练控制,自控能力要强, 用自控来调节自己的神。

回到顶部